精解纳兰词百科

广告

纳兰词精解--为怕多情,不做怜花句

2012-02-11 14:27:44 本文行家:布衣书生

纳兰容若一或许,唯有渡尽千般的情劫,才可以将宿命的天书读破,不能永年的预言,渐熄着我生命的萤火,当青春的躯体,被注满绝恋的苦涩,当你如我枕畔烟霞般流过,那爬满疼痛文字的诗笺中,我便开始放牧着旷世的寂寞,吟诵出一阕阙苍老的歌。生死轮回,花开花败,曾经梦幻般绚丽的千娇百媚,或许仅是一个转身,便已魂归于土,烟消云散,那绚丽的瞬间,成了我永世不灭的伤感。当一场悱恻缠绵的情事在生死轮回中,丢失了十指相扣的誓

  

纳兰容若纳兰容若

          一

  或许,唯有渡尽千般的情劫,才可以将宿命的天书读破,不能永年的预言,渐熄着我生命的萤火,当青春的躯体,被注满绝恋的苦涩,当你如我枕畔烟霞般流过,那爬满疼痛文字的诗笺中,我便开始放牧着旷世的寂寞,吟诵出一阕阙苍老的歌。
    生死轮回,花开花败,曾经梦幻般绚丽的千娇百媚,或许仅是一个转身,便已魂归于土,烟消云散,那绚丽的瞬间,成了我永世不灭的伤感。
    当一场悱恻缠绵的情事在生死轮回中,丢失了十指相扣的誓言,当迷梦的遗韵,依旧在记忆的最深处泛滥,岁月的风刀霜剑,竟令苍白的铜镜,雕刻出了黄昏般苍老的容颜。
    深邃苍茫的视野,终究难以望穿似水的流年?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二

    当你从我的生命之树上凋落,当缘分的舟楫被搁浅在了宿命的河,那逝水的冰冷,那凄雾的迷茫,那些个黑与白来回明灭的昼与夜,如一把锋利的刀子,刺进了我的心房。
    血痕轻抹,那朱砂般的红,被滴滴洇在了和泪的冰笺上,洱海的风波,便开始撩拨起情妄的箜篌,于涅槃中空洞的吟唱。
    “为怕多情,不做怜花句”。
    是呀!我真的怕了,怕这如丝如缕从未断绝的思念,怕时时刻刻醉浴在那断肠凝愁的伤感,怕身处于孤独的深渊,却怎么也遍寻不着你旧时的青颜。
    “还是不去做哪些怜花的词句吧!”然当相思的煎熬,击碎了理性的层冰,记忆的画屏,消失了绮丽的风景,雨蝉呀!我又怎能置笔废墨?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

    倘若盈一泓清清泪水,借一片冷月的光芒,掬一捧春草的芳香,用洞穿轮回的眸光,剪裁出你隔世的模样,让往事的潮汐,撼动狂风的脉搏,汪起一片海的呼啸,不知能否丰泽我欲望干涸的土壤?
    行走在旧时比肩而行的小路上,或许,此刻你便是那轮亘古的圆月,我如雪的白衣上,恍若镀满了你似水柔情的目光,或许,身置尘世那端的荒凉里,你此刻也在追忆我俩曾在这里散步、赏花、观星、私语的美丽过往......
    那个口衔一支鲜花身着火红嫁衣,于花间冲我羞涩浅笑的新娘,那些春日饮酒醉卧雕床的美好时光,如今的我,也只能揽着寸断的肝肠,于夜夜的清辉下,孤独地守望。
    或许,唯有于灵犀中与你对视,冰冷的魂魄,才不会遁入暗夜的洪荒。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四

    回眸如昨的往事,拨动幻梦的撸浆,月依旧,路依旧,只是杜鹃咯血的诗句,也难以唤回身边曾牵着的那双手,明知道是一场天人相隔的诀别,却怎么也难以泯灭绝望中衍生的幻想,不甘的心,总在一张张薄如蝉翼的词笺,一次次唾血顿足的悲叹中,起卦参商。
    瑶琴尘积,花榭荒芜,长廊幽幽,任清凉的夜露,漂洗凝霜的眉眼,拨开我眼中的云翳,企图能以朝圣者的虔诚,为你再次点亮生命的灯盏。
    形只影单,花间走过,我依稀仍可以嗅到袖口上你曾残留的余香,嗅在鼻中,苦在心头,曾经那是心底脉脉的暖意,如今,却无端惹起漠漠的清寒。
    当初盛开在花丛中的那些生生世世相亲相爱的誓言,到头来也终逃不过凋零的苦难,惜花人都已绝尘人间,那满园的花儿开得纵是万般妖艳,终也跳不出轮回的漩涡,暖不了孤寂的枕畔,跨不过隔世的门槛。

附:纳兰容若《蝶恋花》原词:

萧瑟兰成看老去。为怕多情,不做怜花句。阁泪倚花愁不语,暗香飘尽知何处。
重到旧时明月路。袖口香寒,心比秋莲苦。休说生生花里住,惜花人去花无主。

分享:
标签: 原创 文学 书生 纳兰 解析 | 收藏
百科的文章(含所附图片)系由网友上传,如果涉嫌侵权,请与客服联系,我们将按照法律之相关规定及时进行处理。如需转载,请注明来源于www.baike.com

本文行家向Ta提问

布衣书生石彦,笔名:布衣书生,1979年出生于河南省豫东平原,汉语言文学专业,本科学历,网络自由撰稿人,擅长情感历史性题材的各类散文,诗词,论文等短篇创作,文学网签约写手,累计发表文章大约400余篇,著有散文集《书生梦魇》《词评纳兰--西风多少恨,吹不散眉弯》中篇小说《小城警官刑侦手记》60万字长篇小说《官场隐私之终极偷窥》博物长篇小说《墨缘》。   工作之余,兼为新浪草根名博首页情感版块审稿博乐。

行家更新