精解纳兰词百科

广告

纳兰性德词集评之三

2012-02-13 17:11:40 本文行家:布衣书生

有明以来榭、频伽词家断推湘真第一,饮水次之。其年、竹垞、樊榭、频枷,尚非上乘。 —谭献《复堂词话》,见《词话丛编》第4册

纳兰性德纳兰性德

      有明以来榭、频伽词家断推湘真第一,饮水次之。其年、竹垞、樊榭、频枷,尚非上乘。

      —谭献《复堂词话》,见《词话丛编》第4册
  戴园独居,诵本朝人词,悄然于钱葆馚、沈遹声,以为犹有黍离之伤也。蒋京少选《瑶华集》,兼及云间三子。周稚圭有言:“成容若、欧、晏之流,未足以当李重光。”然则重光后身,惟卧子足以当之。
        —同上,见《词话丛编》第4册
  文字无大小,必有正变,必有家数。《水云楼词》(珂谨按:即蒋春霖著)。固清商变徽之声,而流别甚正,家数颇大,与成容若、项莲生二百年中,分鼎三足。……三家是词人之词。
        —同上,见《词话丛编》第4册
  依声之学,国朝为盛,竹垞、其年、容若鼎足词坛。陈天才艳发,辞风横溢。朱严密精审,造诣高秀。容若《饮水》一卷,《侧帽》数章,为词家正声。散璧零矶,字字可宝;杨蓉裳称其骚情古调,侠肠俊骨,隐隐奕奕,流露于毫褚间。玉津少年所为《铁笛词》一卷,刻羽调商,每逢凄风暗雨、凉月三星,曼声长吟。时恨不与容若同时耳。
        —胡薇元《岁寒居词话》,见《词话丛编》第5册

性容若填词诗云:“诗亡词乃盛、比兴此焉托。往往欢娱工,不如忧患作。冬郎一生极憔悴。判与三闾共醒醉。美人香草可怜春,凤蜡红巾无限泪。芒鞋心事杜陵知,只今惟赏杜陵诗。古人且失风人旨。何怪俗眼轻填词。词源远过诗律近,拟古乐府特加润。不见句读参差三百篇,已自换头兼转韵。”愚按:容若词与顾梁汾唱和最多。“往往欢娱工,不如忧患作”两语,则容若自道甘苦之言。然容若词幽怨凄黯,其年词高阔雄健,犹之晋侯不能乘郑马,赵将不能用楚兵,两家诣力,固判然若别也。
        —张德瀛《词徵》,见《词话丛编》第5册

容若《太常引》云:“梦也不分明,又何必催教梦醒。”竹垞《沁园春》词云:“沉吟久,怕重来不见,见又魂消。”二词缠绵往复,郭子玄何必减庾子嵩。
         —同上,见《词话丛编》第5册
  “明月照积雪”、“大江流日夜”、“中天悬明月”、“黄河落日圆”,此种境界,可谓千古壮观。求之于词,唯纳兰容若塞上之作,如《长相思》之“夜深千帐灯”、《如梦令》之“万帐弯庐人醉,星影摇摇欲坠”,差近之。
        —王国维《人间词话》,见《词话丛编》第5册
  纳兰容若以自然之眼观物,以自然之舌言情。此由初入中原,未染汉人风气,故能真切如此。北宋以来,一人而已。
        —同上,见《词话丛编》第5册
  纳兰容若为国初第一词手。其饮水诗《填词》古体云:“诗亡词乃盛,比兴此焉托。往往欢娱工,不如优患作。冬郎一生极憔悴,判与三闾共醒醉。美人香草可怜春,凤蜡红巾无限泪。芒鞋心事杜陵知,抵今惟赏杜陵诗。古人且失风人旨,何怪俗眼轻填词。词源远过诗律近,拟古乐府特加润。不见句读参差三百篇,已自换头兼转韵。”容若承平少年,乌衣公子,天分绝高,适承元明词敝,甚欲推尊斯道,一洗雕虫篆刻之讥。独惜享年不永,力量未充,未能胜起衰之任。其所为词,纯任性灵,纤尘不染,甘受和,白受采,进于沉着浑至何难矣。慨自容若而后,数十年间,词格愈趋愈下。东南操机之士,往往高语清空,而所得者薄。力求新艳,而其病也尖。微特距两宋若霄壤,甚且为元明之罪人。筝琶竞其繁响,兰荃为之不芳,岂容若所及料者哉。
        一况周颐《蕙风词话》卷五,见《词话丛编》第5册
  容若与顾梁汾交谊甚深,词亦齐名,而梁汾稍不逮容若,论者曰失之脆。
        —同上,见《词话丛编》第5册
  《饮水词》有云:“吹花嚼蕊弄冰弦。”又云:“乌丝阑纸娇红篆”,容若短调,轻清婉丽,诚如其自道所云。其慢词如《风流子·秋郊即事》云:“平原草枯矣。重阳后、黄叶树骚骚。记玉勒青丝,落花时节,曾逢拾翠,忽听吹箫。今来是,烧痕残碧尽,霜影乱红凋。秋水映空,寒烟如织,皂雕飞处,天惨云高。  人生须行乐,君知否,容易两鬓萧萧。自与东君作别,刬地无聊。算功名何许,此身博得,短衣射虎,沽酒西郊。便向夕阳影里,倚马挥毫。”意境虽不甚深,风骨渐能骞举,视短调为有进,更进,庶几沉着矣。歇拍“便向夕阳”云云,嫌平易无远致。
        —同上,见《词话仄编》第5册
  “如鱼饮水,冷暖自知。”道明禅师答庐行者语,见《五灯会元》。纳兰容若诗词命名本此。
         —同上,见《词话丛编》第5册
  梁汾营救汉槎事,词家纪载綦详。惟《梁溪诗钞·小传》注: “兆骞既入关,过纳兰成德所,见斋壁大书;‘顾梁汾为吴汉槎屈膝处,不禁大拗。”云云,此说他书未载。昔人交谊之重如此。又《宜兴志?侨寓传》。“梁汾尝访陈其年于邑中,泊舟蛟桥下。吟词至得意处,狂喜,失足堕河。一时传为佳话。”说亦仅见,亟附著之。
        —同上,见《词话丛编》第5册
     《香海棠馆词话》及《薇省词钞》梁汾小传后,载顾、成交谊綦详。阅武进汤曾辂先生(大奎、贞愍之祖。)《炙砚琐谈》一段甚新,为他书所未载,亟录如左。“纳兰成德侍中与顾梁汾交最密。尝填《贺新凉》词为梁汾题照,有云:‘一日心期千劫在,后身缘、恐结他生里。然诺重,君须记。’梁汾答词亦有‘托结来生休悔,之语。侍中殉后,梁汾旋亦归里。一夕,梦侍中至,曰:‘文章知己,念不去怀。泡影石光,愿寻息壤。’是夜,其嗣君举一子、梁汾就视之,面目一如侍中,知为后身无疑也,心窃喜甚。弥月后,复梦侍中别去。醒起,急询之,已卒矣。先是侍中有小像留梁汾处,梁汾因隐寓其事,题诗空方。一时名流,多有和作。像今存惠山草庵贯华阁。云自在龛藏《天香满院图》,容若三十二岁像也。朱邸峥嵘,红阑录曲,老桂十数株,柯叶作深黛色,花绽如黄雪。容若青袍络缇,伫立如有所忆,貌清癯特甚。禹鸿护之鼎笔。”
        —同上,见《词话丛编》第5册
  容若《梦江南》云:“新来好,唱得虎头词。一片冷香惟有梦,十分清瘦更无诗。标格早梅知。”即以梁汾咏梅句喻梁汾词。赏会若斯,岂易得之并世。
        —况周颐《蕙风词话》续编卷一,见《词话丛编》第5册
  寒酸语,不可作,即愁苦之音,亦以华贵出之,饮水词人,所以为重光后身也。
        —《蕙风词话附录》,见《词话丛编》第5册
  作词至于成就,良非易言。即成就之中,亦犹有辨。其或绝少襟抱,无当高格,而又自满足,不善变。不知门径之非,何论堂奥。然而从事于斯,历年多,功候到,成就其所成就,不得谓非专家。凡成就者,非必较优于未成就者。若纳兰容若,未成就者也,年龄限之矣。若厉太鸿,何止成就而已,且浙派之先河矣。
  绝少襟抱,无当高格,又自满足,不善变,不知门径之非,乾嘉时此类词甚多。盖乾嘉人学乾嘉词者,不得谓之有成就,尤不得谓之专家,况氏持论过恕。其下以纳兰容若、厉太鸿为喻,则又太刻。浙派词宗姜、张,学姜、张亦自有门径,自有堂奥,姜、张之格,亦不得谓非高格,不过与周、吴宗派异,其堂奥之大小不同耳。
        —同上,见《词话丛编》第5册

分享:
标签: 文学 文化 纳兰 清史 资料 | 收藏
参考资料:
百科的文章(含所附图片)系由网友上传,如果涉嫌侵权,请与客服联系,我们将按照法律之相关规定及时进行处理。如需转载,请注明来源于www.baike.com

本文行家向Ta提问

布衣书生石彦,笔名:布衣书生,1979年出生于河南省豫东平原,汉语言文学专业,本科学历,网络自由撰稿人,擅长情感历史性题材的各类散文,诗词,论文等短篇创作,文学网签约写手,累计发表文章大约400余篇,著有散文集《书生梦魇》《词评纳兰--西风多少恨,吹不散眉弯》中篇小说《小城警官刑侦手记》60万字长篇小说《官场隐私之终极偷窥》博物长篇小说《墨缘》。   工作之余,兼为新浪草根名博首页情感版块审稿博乐。

行家更新