精解纳兰词百科

广告

纳兰性德词集评之六

2012-02-13 17:20:07 本文行家:布衣书生

赵孟頫《鹊华秋色图》长卷,董香光跋。后入内府,庚午十月,获见于故宫钟粹宫。盖有“成德容若”方章二,“成德”方章二,“楞伽真赏”方章,“容若书画”方章一,“楞伽山人”图章四,“楞伽”圆章四。

纳兰纳兰

赵孟頫《鹊华秋色图》长卷,董香光跋。后入内府,庚午十月,获见于故宫钟粹宫。盖有“成德容若”方章二,“成德”方章二,“楞伽真赏”方章,“容若书画”方章一,“楞伽山人”图章四,“楞伽”圆章四。
—同上
  雍正三年六月初七日上谕:“且年羹尧又系明珠之孙婿。”按羹尧,康熙三十九年进士(生年莫考),是年捞叙仅二十七岁,必非妻撰叙女,容若长撰叙十九岁,是年四十六岁,则所谓明珠孙婿,当为容若之婿也。
        —同上
  论有清一代词人,向以太清与容若并称,余尝以为容若词自秀雅,而太清之真淳本色,则非容若所及。
        —齐燕铭见《一氓题跋?西泠印社木活字本东海渔歌》
  成容若雍荣华贵,而吐属哀怨欲绝,论者以为重光后身,似不为过。所作《饮水》、《侧帽词》,皆非全稿。自来有徐健庵、张纯修、袁兰村、周稚圭、张诗舲、汪珊渔、伍崇暖、许迈孙诸刻本,互有异文,亦互有阙略。伍刻据汪刻校订,共三百四十二阕,最为完备。然余尚补得五阕,其一阕为《渔歌子》,风致殊胜。词见徐虹亭《枫江渔父图》,当时题者颇众,如屈大均、王阮亭、施愚山、彭羡门、严荪友、李劬庵、归
孝仪及益都冯相国,皆有七绝咏之。惟容若题小令云:“收却纶竿落照红。秋风宁为剪芙蓉。人淡淡,水蒙蒙。吹入芦花短笛中。”一时胜流,咸谓此词可与张志和《渔歌子》并称不朽。
        —唐圭璋《词学论丛·成容若(渔歌子)》
  王渔洋诗主神韵自然,干词为近。纳兰容若,清词中之南唐;朱竹埠,清词中之北宋。蒋鹿潭、项莲生,为有清词人之词,然以家数论,余以为蒋为大。。
        —张伯驹《丛碧词话》,见《词学》第1辑
  清初的词家如钱谦益、吴伟业、宋碗、曹溶等人的作品,虽也深杂以兴亡离乱之感,但仍未摆脱明词的庸弱风气,并无特殊成就。比较出色的是满族词人纳兰性德。他的《饮水》、《侧帽》二集宗尚李僵,情致深婉,小令尤为清丽.王国维以为:“此由初入中原,未染汉人风气,故能真切如此,北宋以来,一人而已。”(《人间词话》)可谓评价甚高了。
        —周笃文《金元明清词选序》
  词与文章,历代各有其风格。……若再断代言之,同时竞爽,自各极其胜场。十国蕃艳之中,南唐二主独以至情见著。北宋柳缩贺疏,周雅秦秀。南宋吴密姜苍,张俊周丽。元则遗山天颖,惟以雄胜。明仅二陆沈著可诵。清初饮水华贵,清末僵村、蕙风并师半唐,而一尚学力,一兼天分,此则不可以断代持分野之论矣。
        —赵尊岳《填词丛话》,见《词学》第3辑
  纳兰的悼亡词不仅拓开了容量,更主要的是赤诚淳厚,情真意挚,几乎将一颗哀坳追怀、无尽依恋的心活泼泼地吐露到了纸上。所以,是继苏轼之后在词的领域内这一题材作品最称卓特的一家。王国维《人间词话》说“北宋以来,一人而已”,“以自然之眼观物,以自然之舌言情,此由初入中原,未染汉人风气”云云,如以之论纳兰悼亡词是确切的。
        —严迪昌《清词史》
  纳兰塞外行吟词既不同于遣戍关外的流人凄楚哀苦的呻吟,又不是卫边士卒万里怀乡之浩叹,他是以御驾亲卫的贵介公子身份扈从边地而厌弃仕宦生涯。一次次的沐雨栉风,触目皆是荒寒苍莽的景色,思绪无端,凄清苍凉,于是笔下除了收于眼底的黄沙白茅、寒水恶山外,还有发于心底的“羁栖良苦”的郁闷。
        —同上
  从某种角度看,纳兰不但不是“未染汉人风气,故能真切如此”,恰恰是受汉儒文化艺术的薰陶甚浓重,才感慨倍多,遥思腾越。如《蝶恋花·出塞》(今古河山无定据,略)几乎是孤臣孽子的情绪了……
        —同上
  纳兰性德的生平行径颇多奇特的矛盾现象,……对此,或有揣度性德因先代部族为爱新觉罗氏所灭,故怀隐憾于清王朝;或认为其与汉族著名文人结交是奉有“密旨”之类,意在笼络监视。诸如此类均属推测,尚无确凿的佐证材料。
        —同上
  纳兰天资聪颖,富情感,又深受汉族传统文化薰陶,故他厌苦鞍马扈从,鄙视宦海倾轧,转而“甚慕魏公子之饮醇酒近妇人”(《手简·寄张纯修》)的清狂通脱生涯。加之早丧爱妻,凄苦由衷,于是益多厌倦尘俗的心绪。至于与江南最著名的文豪们的交接,原与其座师徐乾学兄弟有关。徐氏为顾炎武之甥,孚声望,江浙文士大都有往来。纳兰之结识顾贞观等,徐乾学为中介者。同时,纳兰能仗义解囊,更重要的是他才情富艳,颇为猾狂如姜宸英辈赏识,所以缔为深交。康熙十七年下旨征召“鸿博”之前,所谓满汉之防亦已渐弛,时势为纳兰的处世行事提供了机缘。
        —同上
  如果说,以上手足情、骨肉谊的抒述大抵仍属“生离”,那么,“悼亡”词则是亲情词中“死别”永诀的苦哀之吟。在中国古代诗歌中,“悼亡”诗应属爱情诗的补充部分,这种诗创作现象及特定题材的形成,是与长期封建礼教及宗法制度有关。倘单以狭义的儿女情的恋唱的爱情诗来看,诚如当年朱自清先生所说过的那样,并不发达,然而一当将视线扩展,将包括“悼亡”之作在内的有关题材纳入爱情诗题材,情况的估衡显然就不同了,悼亡诗最早可推溯到《诗经》中的《绿衣》,而自潘岳《悼亡诗》传世后,代有名篇,唐宋之间,李商隐、陆游的悼亡之作尤见动人心弦。词则自苏轼《江城子》及贺铸的《死悟桐》即《鹧鸪天》外,佳篇不多,即真挚地追念哀悼夫妻伉俪的生死之情的作品极少。只是到了清初纳兰性德出,悼亡词始成词创作的一个重要题材,并获得卓越的成就。差不多在这同时,阳羡词人的“悼亡”词足堪与纳兰并驱,于是开清同题材的又一大宗。
        —严迪昌《阳羡词派研究》  

清初各大家词(尤其如纳兰)皆明白可诵可懂,盖皆习《花间》、北宋名作,取法乎上,此开国现象也。清末学梦窗、碧山则取法乎下矣,其作品大都不知所云,自谓艰深,实则不通而已。此国家将亡之联兆也。文章若可以视世运,此其适例矣。盖此彼学南宋,非顽靡难解,即文理错乱。梦窗其尤劣者也。
        —吴世昌《词林新话》
  亦峰以容若为才力不足可见有眼无珠。
        —同上
  容若《浣溪沙》:“消息谁传到拒霜?两行斜雁碧天长,晚秋风景倍凄凉。银蒜押帘人寂寂,玉钗敲竹信茫茫,黄昏开也近重阳。”此必有相知名菊者为此词所属意,惜其本事已不可考。
        —同上
  容若《浣溪沙》:“谁念西风独自凉?萧萧黄叶闭疏窗,沉思往事立残阳。被酒莫惊春睡重,赌棋消得泼茶香,当时只道是寻常。”上结“沉思往事”,下联即述往事,故歇拍有“当时”云云。“赌书”句用易安《金石录后序》中故事,知此首亦悼亡之作。况氏乃谓“酒中茶半”,又“嫌费词”,况君于前人书所记不多。
        —同上
  容若《蝶恋花》:“辛苦最怜天上月,一昔如环,昔昔都成块。若似月轮终皎洁,不辞冰雪为卿热。无那尘缘容易绝,燕子依然,软踏帘钩说。唱罢秋坟愁未歇,春丛认取双栖蝶。”此亦悼亡词。“昔”即“夕”字,见《左传》。
        —同上
   容若《蝶恋花·出塞》:“今古河山无定据,画角声中,牧马频来去。满目荒凉谁可语?西风吹老丹枫树。  从前幽怨应无数,铁马金戈,青冢黄昏路。一往情深深几许?深山夕照深秋雨。”此首通体俱佳。唯换头“从前幽怨”不叶,可倒为“幽怨从前”。
        —同上
   蕙风论作词之成就,曰:“凡成就者,非必较优于未成就者。若纳兰容若,未成就者也,年龄限之矣。若厉太鸿,何止成就而已,且浙派之先河矣。”下应续:然不及纳兰远甚,则天分限之也。
        —同上
  ……资本主义因素在清初被全面打了下去,在那儿位所谓“雄才大略”的君主的漫长统治时期,巩固封建小农经济、压抑商品生产、全面闭关自守的儒家正统理论,成了明确的国家指导思想。从社会氛围、思想状貌、观念心理到文艺各个领域,都相当清楚地反射出这种倒退性的严重变易。与明代那种突破传统的解放潮流相反,清代盛极一时的是全面的复古主义、禁欲主义、伪古典主义。从文体到内容,从题材到主题,都如此。作为明代新文艺思潮基础的市民文艺不但再没发展,而且还突然萎缩,上层浪漫主义则一变而为感伤文学。

所以,很有意思的是,这种由于具有社会历史内容的人生空幻的时代感伤,甚至也可以出现在纳兰词里。就纳兰词的作者本人说,皇室近亲,贵胄公子,少年得志,世代荣华,身为满人,不应该有甚么家国哀、人生恨,然而其作品却是极其哀怨沉痛的:(举例略)

……应该说,本没有也不会有甚么痛苦忧愁,然而却总感风雨凄凉,不如还睡,是那样的抑郁、烦闷和无聊。尽管富贵荣华,也难逃沉重的厌倦和空幻。这反映的不正是由于处在一个没有斗争、没有激情、没有前景的时代和社会里,处在一个表面繁荣平静、实际开始颓唐没落的命运哀伤么?“一叶落而知秋”,在得风气之先的文艺领域,敏感的先驱者们在即使繁华富足、醉生梦死的环境里,也仍然发出了无可奈何的人生空幻的悲叹。这其实也正是一种虽看不见具体内容却仍有深广含义的“有意味的形式”,内容已积淀、溶化在情感形式中了。
        —李泽厚《美的历程》
  最擅小令,誉其为清代令词之冠亦不为过。其长调亦情辞俱美、格韵高远,然未如小令之独步一时。容若为纯情词人,词以情取胜。纳兰词内容比较单薄,基本上局限在个人抒情的狭小天地里:爱情、友情、乡情等。范围既狭窄,纳兰词之影响面广、感人程度深,固然有赖于其艺术,更重要的在干它据有一种内美—感情真挚。正是这种内美,使纳兰词生命之树长青。
        —许宗元《中国词史》
  纳兰词艺术性极强,有四个主要特色。其一,作为婉约名家,融浓重的感伤情绪于清新婉丽之中,是他的艺术个性。它同时具有雄健郁勃之风,如《金缕曲·赠梁汾》,曾得徐釚佳评:“词旨嵚崎磊落,不舍坡老、稼轩。”(《词苑丛谈》)其二,擅长白描手法。纳兰词均不事雕饰,纯任性灵。其三,追求并达到骚雅、高古的意境。其四,语言自然、生动,语出丹田,如出水芙蓉。
        —同上
  毛泽东批语:纳兰《江城子·咏史》“巫嵩之类”;《蝶恋花‘出塞》“看出兴亡”;《菩萨蛮》(君何事轻别离)(催花未歇花奴鼓)(晶帘一片伤心白)(乌丝画作回纹纸)“悼亡”;《清平乐》〔风鬟雨鬓)“赠女友”;《临江仙·寒柳》“悼亡”。
        —《毛泽东读文史古籍批语集》

分享:
标签: 资料 清史 文化 文学 纳兰 | 收藏
参考资料:
百科的文章(含所附图片)系由网友上传,如果涉嫌侵权,请与客服联系,我们将按照法律之相关规定及时进行处理。如需转载,请注明来源于www.baike.com

本文行家向Ta提问

布衣书生石彦,笔名:布衣书生,1979年出生于河南省豫东平原,汉语言文学专业,本科学历,网络自由撰稿人,擅长情感历史性题材的各类散文,诗词,论文等短篇创作,文学网签约写手,累计发表文章大约400余篇,著有散文集《书生梦魇》《词评纳兰--西风多少恨,吹不散眉弯》中篇小说《小城警官刑侦手记》60万字长篇小说《官场隐私之终极偷窥》博物长篇小说《墨缘》。   工作之余,兼为新浪草根名博首页情感版块审稿博乐。

行家更新