精解纳兰词百科

广告

纳兰词精解--多少英雄只废丘

2012-02-14 09:58:19 本文行家:布衣书生

不知当年究竟是谁将上弦月拉成了一张弯弓,搭上雄心的羽箭,啸声飙动了天狼,将一轴盛世的繁华,卷进飞扬的尘土,令千年前那一簇殷红的血花,竟冷凝在了历史的阡陌上。 踩着那些征战步履,去聆听吞天的呐喊,任一颗玲珑的心,烫帖进被年轮淹没的流转时光,汹涌的心潮下,谁人能解?纳兰又澎湃着几多的渴望?

纳兰纳兰

     一
    不知当年究竟是谁将上弦月拉成了一张弯弓,搭上雄心的羽箭,啸声飙动了天狼,将一轴盛世的繁华,卷进飞扬的尘土,令千年前那一簇殷红的血花,竟冷凝在了历史的阡陌上。
    踩着那些征战步履,去聆听吞天的呐喊,任一颗玲珑的心,烫帖进被年轮淹没的流转时光,汹涌的心潮下,谁人能解?纳兰又澎湃着几多的渴望?
    携着心绪的凌乱,于风中凝眸,遥望是谁撼动了那枚阵阵烈风卷拂下倚天的长剑,企图让铠甲披身的王者,那逐鹿的匆匆脚步,携着万千征夫无法排释的乡愁,在凯旋的笙歌中,将九州山河重新组合,重新丈量!
     二
     站在曾经洇满血渍的土地上,回望经年杀戮的伤,在史帙的夹缝中,你虽仍可听到王者的长啸,壮士的高歌,然当年群雄争霸剑影刀光的古战场,早已在流年里,偷换了模样儿。
    抬眼望,眸中只见得一水中流,环绕着些许断壁残垣,一声长叹下,真的令你难以置信,难道这就是当初蔽日的旌旗下,任铁蹄席卷的征战之地吗?一切俱已不见矣!如今却只剩下寒风枯草中的一季残秋,在絮语着无限的凄凉。
    你脚下的泥土里,那些深掩着的数以万计的骸骨,或许,早已化身为生生不息的野草,依旧日日夜夜顺着风的方向,怅望着遥远的家乡……
     三
   人生一世,草木一秋,附眼朝野上的党派之争,市井中的蝇营狗苟,得怎样?失又怎样?当一曲终了,还不过是数着命运赐予的缕缕伤痕,任一把白骨,尽随一抔黄土,从此,便掩去了所有红尘里的那些笑声与泪光!
   白马,轻裘,做伴着一抹曾经照射过彼时的夕阳,你的心事,竟如层云堆积,禁不住长叹,自古兴亡无据,到头来终逃不过由来一梦的感伤。
   踏着千百年来,被诗人们吟诵得发黄的月光,度步在经年无人的小径上,任枝头的夜鸟,啼穿历史的回音壁,以执着的键喙,啄断着你百转的愁肠!
     四
    流年的轮转,时光的沧桑,我们怎能抵抗?
    千百年来,不息的日月,碾碎了几多帝国千年传承的梦想?君不见当年那些横刀立马的英雄儿郎,也都输给了时间,转瞬间已是步履蹒跚白发苍苍。
    不要去以那些美好的青春时光,去换取遥不可及的封侯虚名,不要让那些抓摸不着的王侯将相,成为你一生的向往,君不见,历史的长卷里,有多少所谓的英雄豪杰,到了最后谁又能逃得脱坟墓深掩的悲凉?

 附:纳兰容若《南乡子》原词:

    何处淬吴钩?一片城荒枕碧流。曾是当年龙战地,飕飕。塞草霜风满地秋。
    霸业等闲休,跃马横戈总白头。莫把韶华轻换了,封侯。多少英雄只废丘。

分享:
标签: 原创 纳兰 文学 文化 书生 | 收藏
百科的文章(含所附图片)系由网友上传,如果涉嫌侵权,请与客服联系,我们将按照法律之相关规定及时进行处理。如需转载,请注明来源于www.baike.com
广告

本文行家向Ta提问

布衣书生石彦,笔名:布衣书生,1979年出生于河南省豫东平原,汉语言文学专业,本科学历,网络自由撰稿人,擅长情感历史性题材的各类散文,诗词,论文等短篇创作,文学网签约写手,累计发表文章大约400余篇,著有散文集《书生梦魇》《词评纳兰--西风多少恨,吹不散眉弯》中篇小说《小城警官刑侦手记》60万字长篇小说《官场隐私之终极偷窥》博物长篇小说《墨缘》。   工作之余,兼为新浪草根名博首页情感版块审稿博乐。

行家更新