精解纳兰词百科

广告

宋词里,那些惊艳的情色

2012-02-19 11:21:49 本文行家:布衣书生

词者,乃曲子词之简称,“以文写之则为词,以声度之则为曲”。顾名思义,便是有曲谱韵律的歌词。什么是词?我国语言学泰斗,《汉语诗律学》作者王力先生是这样定义的:词--“是一种律化的、长短句的、固定字数的诗。”

美图美图

   一
   词者,乃曲子词之简称,“以文写之则为词,以声度之则为曲”。顾名思义,便是有曲谱韵律的歌词。什么是词?我国语言学泰斗,《汉语诗律学》作者王力先生是这样定义的:词--“是一种律化的、长短句的、固定字数的诗。”
    有关于词的起源与看法,历来学术界的声音皆未曾统一,三种版本,概未有定论,其一,云南朝乐府里某些歌辞即其雏形,填词萌芽于齐梁时代。
    也有人认为,填词产生于隋代的民间,词乃隋朝口口传唱的民歌,佐证有,王灼《碧鸡漫志》卷一说:“盖隋以来,今之所谓曲子者渐兴。”,张炎《词源》卷下:“粤自隋唐以来,声诗间为长短句。”等。
    那么,认为词起源于唐代的,又有哪些依据呢?南宋人朱弁在《曲洧旧闻》里便说话了:“词起于唐人,而六代已滥觞矣。”
    综上所述,且不管词的起源是民间还是庙堂?又究竟为那个朝代抑或是哪个时期?总而言之,词和音乐曲调的关系,是密不可分的。
    二
    词,经隋唐数百年的打磨与锤炼,一大多数人的观念中,它足以与唐诗媲美,宋代更是鼎盛时期,上至君王将相,下至草根百姓,喜爱者甚广,出现了百花争妍、千峰竞秀的盛况。
    很难想象,单单出现在《全宋词》里的词人,就达到一千三百多家,词作竟有一万九千九百余首。真可谓是华彩纷呈,空前绝后。
    纵观南北宋朝各个历史时期的词人词作,无论是从其作品的艺术性来看,还是创作性、表现力来看,为宋词发展造成一定深远影响的词人,大致有300余家,其中辛弃疾、苏轼、周邦彦、姜夔、秦观、柳永、欧阳修、吴文英、李清照、晏几道、贺铸、张炎、陆游、黃庭坚、张先、王沂孙、周密、史达祖、晏殊、刘克庄、张孝祥、高观国、朱敦儒、蒋捷、晁补之、刘过、张元干、五安石、陈与义、叶梦得等人之作品尤佳,又可说是代表了整个宋代文学的最高成就。
   且大多都属于高产词人,如辛弃疾629首、苏轼362首、刘辰翁354首、吴文英341首、张炎302首、贺铸283首、刘克庄269首、晏几道260首、柳永213首、朱敦儒246首、欧阳修242首、张孝祥224首、黄庭坚192首、周邦彦186首、张元干185首、张先165首、陆游145首、晏殊140首等;
    三
    宋词从民间走向书斋案头的文人化,是一个极其复杂的嬗变过程。“诗言志词言情”,笔者以为无论是诗词文赋,最终,那些情感的宣泄与心境,才都是最为鲜活的内容,
    当时的宋人尚且没有词派的概念,自明代高邮人张南湖于《诗余图谱》三卷中,取宋词一百十首,以黑、白圈标识平仄,著为图谱,词分婉约、豪放两派之说,才相传开来。
   豪放派,多为边塞,怀古,忧国忧民之作,其领军人物有辛弃疾,范仲淹,王安石等。婉约派其词多偏重于男欢女爱,离恨别愁。
   婉约派又可分为奇艳派、正宗派、大晟词派,西江派、市井派、以李清照,秦观为代表的正宗派又称清婉派,被誉为词之正宗。
   其它的这里暂不多说,再有就是奇艳派,其词多源自于追求朦胧美、藻绘美和浓郁的情韵,多以描写春心情事,男欢女爱,于宋词泛滥成灾的年代来说,除了柳永,张先,秦观等人颇有名气外,其余大多皆出自无名之作。
   四
   宋代经济文化上的繁荣,无形中更是促进了色情娱乐业的发展,而当时又恰恰是宋词发展的鼎盛时期,于是,多情的嫖客,才情的妓女便开始相辅相成。
   且不要说欧阳修、苏轼等那些糜烂的私生活,柳永,张先,秦观等风流成性的才子们,当时,就包括豪放派的辛弃疾,也写了好多诸如《更能消几翻风雨》等描写婚外恋之作。
   狎妓冶游,携妓献艺,歌妓佐欢,已成为当时士子们的生活风气,无论是家养一批,自娱自乐,还是干脆去“烟花巷陌”拥香作词,歌妓舞女,最终,便也就成为了他们必不可少的习惯。
   才子名妓,女爱男欢,尤不堪奇,更有甚者,据那张先在其词《一丛花令》交代,这家伙竟与一妙龄尼姑相恋,而庵内一把手老大,又形如灭绝师太般严厉异常,每每月上柳梢,那小尼便偷偷跑出来与其相会,缠绵一宿,天色渐亮,临别之时,二人不舍,张先遂做了这首小词,以诉其情怀。
    五
    昨夜,夜雨敲窗,久不成寐,笔者闲翻宋皇都风月主人所著《绿窗新话》,偶遇《丽情集》——陈敏夫姑且兄任广州参军,其兄素无妻室,专宠一姬,名越娘,美貌能诗。兄在任不禄,敏夫与越娘搬迁还家。归次洪都,越娘吟一联曰:“悠悠江水涨帆渡,叠叠云山缓行。”命敏夫和之。敏夫应声曰:“今夜不知何处宿,清风明月最关情。”微寓相挑之意。越娘见诗,微笑。是夜宿双溪驿,月明如昼,越娘开樽,同敏夫饮,唱酬欢合。问敏夫:“何处睡?”答曰:“廊下图得看月。”各有余情。夜向深,敏夫闻廊下有履声,乃潜起看,见越娘摇手令低声,迎进相抱曰:“今被君诗句惹动春心。”遂就寝。越娘乃吟词《西江月》云:“一自东君去后,几多恩爱暌离。频凝泪眼望乡。客路迢迢千里。顾我风情不薄,与君驿邸相随。参军虽死不须悲。幸有连枝同气。”
   这是一个宋朝小人物的故事,说的是才死了老公的越娘,与小叔子在归乡途中,相互挑逗勾引,干柴烈火后,越娘信口所吟之作。
   其词意大胆露骨,上阙言自己老公已死,寂寞春心无处托付,唯有将泪水抛洒于这长长的归途,下阙尤甚,幸好一路有陈敏夫结伴而行,我家男人死了,倒也不必过分伤悲,这不还有他兄弟来顶他这份缺儿吗?
   于是乎,词,在这里也就成了男女相悦苟合的媒介。
    六
    接下来,我们再说说嫖客柳永,柳永,出身于官宦世家,为人更是放荡不羁,一生大多时间皆留连于秦楼楚馆,柳永嫖妓和常人是有区别的,常人嫖妓,似乎都只为泄欲,然这痴情的种子,却将妓女当知心朋友,往往都是于平等友好的状态下上床。
   也得益于柳永能写得一手好词,那时的妓女们,做梦都想让他的赠词对自己进行文化的包装,能和柳七郎床下填词床上戏水,竟成了当时妓女们的最大的追求与心愿。
   细心的读者,都不难发现,以下的这些,便就是得他青睐,和他床上戏水的女人们:
           秀香:“秀香家住桃花径,算神仙才堪并。”(《昼夜乐》)
      英英:“英英妙舞腰肢软,章台柳,昭阳燕。”(《柳腰轻》)
      瑶卿:“有美瑶卿能染翰,千里寄小诗长简。”(《凤衔杯》)
      心娘:“心娘自小能歌舞,举意动容皆济楚。”(《木兰花》)
      佳娘:“佳娘捧板花钿簇,唱出新声群艳伏。”(《木兰花》)
      酥娘:“酥娘一搦腰肢袅,回雪萦尘皆尽妙。”(《木兰花》)
      虫虫:“就中堪人属意,最是虫虫。有画难描雅态,无花可比芳容。”
   以至于最后,竟出现了“不愿君王召,愿得柳七叫;不愿千黄金,愿得柳七心;不愿神仙见,愿识柳七面”,如此牛逼的情形。
    七
    风花雪月的大宋天空,那些个连现今文学博士,也难以望其项背的市井才人们,那些个有名无名风流成性,为大宋情色事业做出过卓越贡献的士子们,那些秦楼楚馆的男欢女爱,最终,还是都被无情地淹没在前世的风烟里。
   流年惊涛拍岸,时至今日,当我们于一首首缠绵悱恻的长短句中驻足,或许,还会忍不住于浅白露骨的脸红心跳下,去况味那些惊艳委婉的一唱三叹。
   一阙阙惊艳的小词,漫过一个又一个或长或短的朝代,于迷津的渡口,来回摆渡着,是谁又在忍望无奈的时光更迁?
   香艳绮丽的花,总会轻绽于最最多情的时刻,佳人的余韵,犹在耳畔,甚至于有时令你难以分辨身在何处?然待你将一窗昏烛剪亮,有风拂过浅浅的眼睑,你才惊讶的发现!俱往矣!凝眸却已千年!

 
附:越娘《西江月》原词:

   一自东君去后,几多恩爱暌离。频凝泪眼望乡畿。客路迢迢千里。

   顾我风情不薄,与君驿邸相随。参军虽死不须悲。幸有连枝同气。

附:张先《一丛花令》原词:

 伤高怀远几时穷?无物似情浓。离愁正引千丝乱,更东陌、飞絮蒙蒙。嘶骑渐遥,征尘不断,何处认郎踪!

  双鸳池沼水溶溶,南北小桡通。梯横画阁黄昏后,又还是、斜月帘栊。沉恨细思,不如桃杏,犹解嫁东风。

分享:
标签: 宋词 文学 文化 情色 原创 | 收藏
百科的文章(含所附图片)系由网友上传,如果涉嫌侵权,请与客服联系,我们将按照法律之相关规定及时进行处理。如需转载,请注明来源于www.baike.com
广告

本文行家向Ta提问

布衣书生石彦,笔名:布衣书生,1979年出生于河南省豫东平原,汉语言文学专业,本科学历,网络自由撰稿人,擅长情感历史性题材的各类散文,诗词,论文等短篇创作,文学网签约写手,累计发表文章大约400余篇,著有散文集《书生梦魇》《词评纳兰--西风多少恨,吹不散眉弯》中篇小说《小城警官刑侦手记》60万字长篇小说《官场隐私之终极偷窥》博物长篇小说《墨缘》。   工作之余,兼为新浪草根名博首页情感版块审稿博乐。

行家更新