精解纳兰词百科

广告

七一六命案《二》

2012-04-23 10:25:04 本文行家:布衣书生

四个小时以后,王晶晶站在了我的面前。这是一个适值妙龄的青春少女,从长相看,她似乎与朱少华没有什么血缘关系。皮肤细腻白嫩,头发柔顺色彩褐红,看见她很容易令人想起港台某位当红的名歌星。只有这蒜头般的鼻子和朱少华有几分相仿。

 附图

   四个小时以后,王晶晶站在了我的面前。这是一个适值妙龄的青春少女,从长相看,她似乎与朱少华没有什么血缘关系。皮肤细腻白嫩,头发柔顺色彩褐红,看见她很容易令人想起港台某位当红的名歌星。只有这蒜头般的鼻子和朱少华有几分相仿。
    这个女子,虽算不上十分惊艳,但也确有动人之处,尤其是她那双活泼得像鱼儿一样的眼睛。
    我尽量缓和气氛,先让她坐下,又给她倒了杯茶。
    这是一个泼辣大方的女孩子,她不像朱少华那般的拘谨,不怯不惧。
    坐在椅子上喝了口茶,眼睛瞅着我说:“刘队长!你找我是问薛媛媛的事儿吧?”
    厉害!想不到她竟来个先发制人。我只有“顺手牵羊”了。
   “那就请你谈谈吧!”
    只见她未张嘴先流泪:“我真想不到,铁新嫂子......嫂子那么傻,和兄弟拌了几句嘴,她就。。。”
    王晶晶泣不成声。
    “别伤心!”我劝她说。
    “我会不伤心?我俩......好得像一个人,平日里甚至于一块糖果都分着吃......呜呜......"
    她那悲痛欲绝的情状不亚于薛小青。女人的眼泪感染力犹胜过于男人,看她这样,我的鼻子也有点酸酸的,但我还是克制住了,因为我不能忘记我身上的任务与责任。
    “找你说来,薛媛媛一定是自杀了?”
     王点头不语。
    “可是,有人怀疑她是他杀呀!”
    “他杀?”王的神情一惊,马上又镇静下来,“这怎么可能?”
   “看来,你对薛媛媛死的情况,一定很熟悉喽?”
    “不!不!不熟悉!她自杀我是听人说的”。
     我看出王在和我打哑谜,我不能再和她绕圈子了,必须来个开门见山,“她死那天上午有人见你和她一起到贾庄镇赶会,是吗?”
   “嗯”
    我问得急,她答得快。
    认账就好,我心里说。
    “你能不能把那天在会上的细节,比如在哪儿休息,在哪儿吃的饭等,给我谈一下?”
    我看出王已不像初来时那样乐观,她的脸上此时仿佛笼了一层阴影,怔了会子,才对我说起那天的情形:“听说铁新嫂子要去贾庄镇赶会,我连早饭也没吃,就跟她去了,到了贾庄镇我饿得难受,就去饭店要了碗牛肉拉面,我喝一口不对味儿,就想将它倒掉,铁新嫂子说“我尝尝”。她喝了几口也说不好喝,我就把它倒在了垃圾堆里了”。
  

    听了王晶晶的这番话,我恍然大悟,也许问题就出现在这碗汤里。如果是这样,那么是谁投的毒呢?饭店的主人吗?厨师吗?他们与死者又有何怨仇?看来这案子还有更为复杂的背景。
   “你在这饭店里遇到熟人了吗?”
   “没有!”她一口否定。
    可是有个熟人说是遇到了你呀!”我旁敲侧击地提示。
    “谁”
    “你表哥!”
    “朱少华?”王一惊,鼻尖上浸出汗来。她掏出纸巾擦了擦,又把纸巾叠成“豆腐块”在手里摆弄着。
    “你问过我表哥了?”
     我点头不语。
    “他怎么说?”
    看来他很想知道我和朱的谈话内容。根据我所掌握的材料推理,7.16命案,薛媛媛之死,王极可能是帮凶,元凶就是朱少华。
    因为在这些嫌疑人中,他的作案动机十分明显。不过,眼下下结论,还有些为时过早,因为还缺乏有力的证据。
    王见我许久沉默不语,只是大口大口抽烟,脸色十分惊恐。
    我挥挥手,“你去吧!”
    她才惶惶不安的走了出去。

    打发王晶晶走后,我便打手机安排辆车,直奔镇上那家饭店。
   饭店服务员:“逢会那天上午,约有十点钟左右,这儿是来了两位女顾客,一个像是小媳妇,约二十五六岁,另一个是个小姑娘,也就二十上下,两人穿得都很干净,姑娘很大方,来到这儿便一屁股坐在靠近套间<一间有人居住的卧室>的那个木凳上,媳妇也腼腆的坐在她的一侧。
    姑娘说:“嫂子,你吃点啥?”
    媳妇儿:“我不饿”
    姑娘说:“那就来碗牛肉拉面吧!”
    汤没做好,当时我正在邻桌收拾碗筷,又来了一个男子,三十岁左右,头剃得光光的,脸有些黑。进门就给姑娘打招呼,叫她表妹啥的,那媳妇儿把脸背了过去,没有吱声。男子把姑娘叫出去,叽咕了会子,不知道说了些什么,好像是那男子有什么事求姑娘。只听见姑娘问:“怎么谢我?”没听见男子怎么答。叽咕完了,姑娘笑着向那媳妇儿恳求着什么。媳妇儿直摇头,看来是没有同意。男子又把姑娘叫出来,交待了几句就走了。姑娘先时有些恼怒,后来又渐渐平静了下来。面做好了,姑娘尝一口嫌没有味儿,又端来让我给她浇醋浇酱油啥的,以后的情况我就不知道了”。


    我仔细斟酌了一下服务员的话,心里或多或少透亮了许多,看来我的推理暂时还能成立。不过我一直没有找到证据,我试图从餐桌边发现点什么,可地面早已清扫过,桌子也抹得干干净净。用过的碗筷此时当然也无法辨别。总之,一点能作为证据的东西也找不到。
    我不甘心,又坐在了王晶晶那天所坐的位子上,考虑人的习惯动作。
    我揉了一个纸团,然后顺手一扔,恰巧扔进了套间里,我的眼睛霍然一亮,这套间不是同样有可能存在我想要的东西吗?我便起身走进套间里戴上手套认真搜索起来......
    一个意外的发现,令我差点叫起来。就在套间门附近墙根不起眼的地方,有一个粉红的的卫生纸团。我捡起纸团轻轻打开,一个一寸高的褐色玻璃药瓶呈多年刑侦经验告诉我:找到了,也许它就是犯罪证据。我小心将其包好,马上驱车赶往刑技中心。
   经化验:瓶上只有一个模糊的指纹。已无太大价值,该瓶中的残药,和死者腹内的药物相同,含有呋喃丹毒素,也就是3911.
   那么投毒者会是谁呢?

分享:
标签: 原创 小说 布衣书生 刑侦 文学 | 收藏
百科的文章(含所附图片)系由网友上传,如果涉嫌侵权,请与客服联系,我们将按照法律之相关规定及时进行处理。涉及医学、法律、投资理财等专业领域,建议您对内容评估后咨询相关专业人士。如需转载,请注明来源于www.baike.com
广告

本文行家向Ta提问

布衣书生石彦,笔名:布衣书生,1979年出生于河南省豫东平原,汉语言文学专业,本科学历,网络自由撰稿人,擅长情感历史性题材的各类散文,诗词,论文等短篇创作,文学网签约写手,累计发表文章大约400余篇,著有散文集《书生梦魇》《词评纳兰--西风多少恨,吹不散眉弯》中篇小说《小城警官刑侦手记》60万字长篇小说《官场隐私之终极偷窥》博物长篇小说《墨缘》。   工作之余,兼为新浪草根名博首页情感版块审稿博乐。

行家更新