精解纳兰词百科

广告

七一六命案《终结篇》

2012-04-25 11:19:00 本文行家:布衣书生

向市局领导及专案组汇报完案情的进展情况,已是晚上八点多钟,或许是限期破案令我压力太大,再加上这几日劳累过度,脑袋时不时的总要眩晕一会儿。 我吃点药,便躺在了办公室的长沙发上,可翻来覆去的,却怎么也睡不着。刚闭上眼睛,就仿佛看到一个冤魂在向我哭诉。

 附图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七
    向市局领导及专案组汇报完案情的进展情况,已是晚上八点多钟,或许是限期破案令我压力太大,再加上这几日劳累过度,脑袋时不时的总要眩晕一会儿。
    我吃点药,便躺在了办公室的长沙发上,可翻来覆去的,却怎么也睡不着。刚闭上眼睛,就仿佛看到一个冤魂在向我哭诉。
    一想到被我派出调查3911农药销售点的侦察员还没回来,索性我便起身坐了起来,点上一支烟,反复思索这案子的头绪。
    九点十分,一阵急促的手机铃声,打断了我的思绪。
    侦察员汇报:“当前,本县十四个乡镇,出售3911农药的有十六家,县城两家,其余各乡镇每个地方只有一家”。
    我仔细分析了一下,王晶晶家距县城有二十里,朱少华家距县城有十五里,王家距贾庄镇有7里,朱家距贾庄镇有5里。他们距其它各乡镇的距离更是甚远,如果作案者是二人中的其中之一,他也绝不会舍近求远。
    于是,我顾不上换下身上的07式作训服,便到值班室喊起司机,连夜驱车赶往贾庄镇的农资销售中心。
    到农资中心门口时,已是十点多钟,集镇上一片寂静。
    平原地区农村的晚上很少有夜生活,或许是他们是早已习惯了,日出而作,日落而栖的生活方式,此刻,大部分人家的电视机,电灯,已经关了,只有少数人家的窗前,还有一抹顽强的昏黄。
    我敲敲门,没有动静。又喊了声“开门!”里面才传出打呵欠的声音。
    “谁呀”?
    “我!”
    “买啥?”
    “啥都不买”
    “不买啥大半夜的骚扰我干啥?扯淡!”
    我听见那家伙好像又倒下了。
    “混蛋!”我骂了句。
    那家伙大约是被我激怒了,一阵悉悉索索的声音过后,门开了。
   “啊!”那家伙一惊,“我可没犯什么法呀?我可是本本分分做生意,连工商税都是按时缴纳的,你们警察大半夜找我干啥?”
    我笑了笑,没有做声。
    “你到底想干什么?”
    我打了手势,示意他到里面说。
    屋里除了一些杂乱的农资商品,没有凳子,柜台后面只有一张床,我俩坐在床上斜对着。我给他递了支烟,说明了来意,他表示愿意积极配合。
    谈话中,他给我提供了一个新的情况。
   “两天前,门市部里出了这样一件事情。上午有个姑娘来买农药,拿了一瓶3911,下午又来换,说是买错了,打蔬菜不能用,换了瓶乐果。我又把3911放回了原处。
    她走后,又有人买3911,我就把那瓶药给了他,他对着瓶子照照说,“不够数”。我不相信,接来时,果然少了这么高“。
    他说着用两指比了一下,“约有十几毫升”。
   “这姑娘的模样,你还记得吗?”
   “面熟,似在哪儿见过”
    接着他又向我介绍了买药姑娘的外貌特征---白脸,黄头发什么的。
    根据售货员提供的材料,我推测那买药姑娘,就是王晶晶。
    假如买药的人是她,那么投毒的人也可能是她。
    我大惑不解:王晶晶为什么要杀死薛媛媛呢?难道是受了朱少华的指使?朱少华给了她什么好处呢?---这代价也未免太大了。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八

     次日,当我来到王晶晶家的时候,正赶上一个热闹的场面,一群人围着看打架。
     李铁新,王晶晶,还有一个老头,三个人扭打在一起,一边打一边骂,也辨不出谁打谁,也听不出骂什么?现场混乱不堪。
     我从车子上下来,走进院门,三个人才停止了战斗。
     经询问,事情原来是这样的。
     这天,王晶晶的父亲一早起来,见女儿房门上糊一张纸条,上面写着,“王晶晶!你要是不答应嫁给我,我叫你进监狱”。
     一看字迹和这话的口吻,老头就猜这事是隔墙邻居李铁新干的。他气得浑身打颤,一边数落女儿不争气,一边指桑骂槐。
    “狗杂种!想欺负我,不容易!.......好端端的一个女人,叫你折磨死,又想望我的女儿!我看你是瞎了狗眼!”
    “老家伙!别不知趣!”李铁新在墙那边答了腔,“恁闺女把俺老婆叫出去的时候还有说有笑的,怎么会喝药死?准是你外甥和小倩,合伙把她害了。”
    “孬种!”老头骂了一句。
     李铁新翻墙过来就打,王晶晶也跑了出来,于是,就发生了这场战斗。
     这纷乱的场面一下子把我闹懵了。
     感觉胸口有点闷,便回到车上,吃了点药。
     点上支烟,摘掉帽子,用手指梳理了几下头发,我冷静下来想了想,便舒心的笑了---原来船在这儿弯着呢!
     我马上给侦察员打电话,部署了一下工作,便直接驱车去了县局。
     第二天,我决定立即逮捕李铁新和王晶晶,当时一些局领导及专案组成员还有些不同意见,其实我已成竹在胸。     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九

      凌晨七点二十分,刑警大队审讯室。
      王晶晶哭喊着“冤枉”。李铁新瞪着眼睛威胁我,“我是合法公民,你抓错了人,我做鬼也不会放过你!”
      我习惯性地扶了一下帽檐,从口袋掏出支烟点上,冷冷一笑,没有做声。
     “咔”地按了下录音机开关,机子里便传出了李王二人很细小的对话声:
      李:“戏演得还成功吧?”
      王:“那个公安局的来的正是时候.......老头子有点怕了。”
      李:“下一步......”
      王:“按原计划!”
      李:“那就只有委屈你表哥了。”
      王:“为了咱俩的幸福,顾不得许多了”
      李:“好!如果明天公安局的再找你,你就一口咬定你表哥恨媛媛,想害死她,叫你动手你不敢,最后他下手了”。          
      王:“那公安要问我为什么不早说呢?”
      李:“你就说你不敢说,就说你表哥以前说过,谁坏他的事他就杀谁......不过......那药瓶你弄哪儿去了?”
      王:“当时我偷偷放了药以后心里很害怕,薛媛媛又在我身边不远,我不敢带在身上,所以,我就把手放在饭桌下面随手一丢,扔进了身边不远的套间里。不过你放心,那瓶我用卫生纸包着呢!没留下指纹啥的。出事以后,我还想着再去那饭店把瓶子寻回来,可又怕被公安发现,所以就没去,想着不会有啥问题”
      “咔”录音机关了。
      “若想人不知,除非己莫为,别怀着侥幸心理,以为人民警察都是吃素的”我把卫生纸包着的药瓶和一张刑技中心出的指纹图片拍到了桌上。
      二人顿时像霜打的瓜秧,一下子就散架了。
      其实,他们打架时,我就察觉到这对男女有些异样。李铁新打老头子,王晶晶并不去使劲打李铁新,只是拉拉,在做样子而已。
      我回到车上,冷静下来想一想,便悟出薛媛媛之死必定与这对狗男女有关。
      他们演的这出戏,可能另有什么目的。
      如果是这样---戏便还没有结束,我料定今晚,他们一定还会有什么动作,因为案子还没有完结。

       于是,我便手机安排侦察员,部署监听的有关事宜。
      约十二点左右,李铁新学了几声猫叫,王便翻过矮墙,去和他约会,也就产生了上面的一段对话。
      这对男女,其心真不知是什么做的,竟歹毒到这般,为了他们的私欲,竟不惜伤害别人的生命。
       在铁的事实面前,他们不得不供出了整个案子的犯罪经过......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十

    薛媛媛初嫁到李家的时候,年少貌美,水灵的像一段初绽的花儿。最初,李铁新对她还是不错的。
    后来见她多年不怀孕,又因她心情不适面容憔悴,就渐渐对她有些了厌恶。媛媛也觉得没有怀孕是自己的短处,所以,丈夫打也好,骂也好,一声不吭,默默地忍受。
    王晶晶与他家一墙之隔,从小就爱在她家玩,一有空就翻墙过来,和她一起打毛线,聊聊天,所以只有王晶晶在的时候,她才笑出几声。
    一天下地回来,媛媛听见屋里有人“呼哧呼哧”地喘气,隔门缝一看,顿时惊呆了,她做梦也想不到年近30岁的丈夫能和小她11岁的王办那种事情。
    软弱的习性,令她没有吵,也没有闹,心里却总像罩着一层阴影。
    李铁新对她说,想让王晶晶给她生个孩子,王是因为可怜她才答应他的。媛媛没有追究,他知道自己和朱少华以前的那点事儿,早已成了李铁新的把柄,何况自己又不能生,只好睁一只眼,闭一只眼。           

    不多久,李王二人便如胶似漆。
    王为达到和李铁新结婚的目的,曾多次为表哥朱少华牵线,媛媛不同意,或许她是因为知道自己不能生育,不忍心看着自己的情人断子绝孙,只好硬着头皮往下熬。
     李铁新和王晶晶不得已,才出此下策。
     那天,王晶晶买药回来,李铁新怕露马脚,就让王倒下十几毫升,又去换药。王从电视里知道指纹也是公安局侦破中的一个缺口,于是,就拿了卫生纸包住了药瓶,<结果由于不慎,还是留了一个>.
     她在饭店遇上表哥朱少华,这是个意外。
     朱少华想和媛媛最后谈一次,就去嵩山少林寺当和尚。王探知表哥的意思,就改变了主意,想给他们再撮合撮合,让他们破镜重圆,兵不血刃的达到自己的目的。
    可偏偏媛媛拒绝和朱少华接触,以至于令她恼羞成怒,最后动了杀机。趁着浇酱油的当儿将药倒入碗中,她故意从边沿喝一口说不好喝,又用筷子搅搅让媛媛尝,媛媛喝了几口也说不对味儿。
     王笑着说:“里面有毒药”
    “死了才好呢,我早就活腻味了!”
     媛媛说着又逞强喝了几口。王怕这药毒性太大,媛媛会当场死亡,就一把夺过来倒在了垃圾里。而后,又催媛媛快去娘家,说是听少华说,家里出了点什么事儿。
     媛媛一出门,刚好就遇见了弟弟薛小青。小青就用自行车载着姐姐回家了。
     小青问家里出了啥事?小青说,他和爹爹吵架了。问他为什么,他说想解除婚约,爹不让。媛媛就劈头盖脸的吵了几句,他不服气就拿话刺了她一句,她钻进屋里睡了,就再也没出来。
     小青去看她时,她已脸色黑青,鼻孔出血,气绝身亡。他便立即派人送信给李铁新。
     李铁新本不想把事情闹大,但又怕她娘家人看出什么破绽认真追究,便来个恶人先告状--哭着去报案了。
     他只说上级一查,是自杀,很快就会完事儿。料不到竟引火烧身,落下了如此可悲的下场.
     这个案子完结了,市局的庆功表彰会,我因病没有参加,没有胜利的喜悦,相反心里却沉甸甸的,一种说不出的感觉。
     在去医院的路上,手机又响了起来,我马上让司机掉头,出现场,新的任务又来了......

分享:
标签: 文学 刑侦 小说 布衣书生 原创 | 收藏
百科的文章(含所附图片)系由网友上传,如果涉嫌侵权,请与客服联系,我们将按照法律之相关规定及时进行处理。涉及医学、法律、投资理财等专业领域,建议您对内容评估后咨询相关专业人士。如需转载,请注明来源于www.baike.com
广告

本文行家向Ta提问

布衣书生石彦,笔名:布衣书生,1979年出生于河南省豫东平原,汉语言文学专业,本科学历,网络自由撰稿人,擅长情感历史性题材的各类散文,诗词,论文等短篇创作,文学网签约写手,累计发表文章大约400余篇,著有散文集《书生梦魇》《词评纳兰--西风多少恨,吹不散眉弯》中篇小说《小城警官刑侦手记》60万字长篇小说《官场隐私之终极偷窥》博物长篇小说《墨缘》。   工作之余,兼为新浪草根名博首页情感版块审稿博乐。

行家更新