精解纳兰词百科

广告

灵异刑侦档案之女鬼风流

2012-04-26 10:31:05 本文行家:布衣书生

7.16命案告破不久,我便被调到了平原市局刑警支队一大队担任大队长,支队下设:综合科、一大队(重案侦查大队)、二大队(串并案侦查大队)、三大队〔刑事技术大队〕、四大队(特情大队)、五大队(情报大队)、六大队(交办大队)。

配图配图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关于刑警

      7.16命案告破不久,我便被调到了平原市局刑警支队一大队担任大队长,支队下设:综合科、一大队(重案侦查大队)、二大队(串并案侦查大队)、三大队〔刑事技术大队〕、四大队(特情大队)、五大队(情报大队)、六大队(交办大队)。
      或许我自从在高考志愿里填上沈阳中国刑事警察学院这几个字,到我宣誓:“我志愿成为一名中华人民共和国人民警察。我保证忠于中国共产党,忠于祖国,忠于人民,忠于法律;服从命令,听从指挥;严守纪律,保守秘密;秉公执法,清正廉洁;恪尽职守,不怕牺牲;全心全意为人民服务。我愿献身于崇高的人民公安事业,为实现自己的誓言而努力奋斗!”的誓词。
      至今,刑警这个职业我已干了十余年了,制服也从绿色穿到了蓝色,尽管工作的压力和不太规律的生活方式,令与我相伴的除了一身的疾病,便是在众多商人朋友面前,那囊中的羞涩,但我始终无怨无悔,因为在一场场艰苦卓绝的打击犯罪揭露丑恶中,我感受着众多受害家属冤案昭雪后,那一滴滴感激的泪水,一次次在鞭炮声中接过人民授予的锦旗和匾额。
      关于“刑警”的字眼,或许,在众多人眼中是神秘的,那么什么是刑警?刑警又是一个怎样的群体?
     我曾记得一位同行的一首诗里是这样诠释的:
     刑警是和平年代离死亡最近的人......  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一,宾馆魅影
  
    桃源宾馆位于平原市东郊的一个小河岸边。虽地处偏僻,却也一度红红火火,虽说不上日进斗金,却也算得上兴旺发达。
    由于临近国际会展中心和绿河风景区,傍林靠水,风景秀美,以故一些文人墨客风雅之士,凡知情者,都愿到这儿投宿。
    可是近些日子,宾馆的生意确实大不如前,可谓“门前冷落车马稀”,一下子萧条了许多。一些悉知底细的旅客宁住在二三流的低级旅社,也不肯到这儿来。
    究其原因,说是出了个女鬼。
    一提到鬼,人们不禁会联想起传说中那些青脸红发,锯齿獠牙,两眼滴血,爪如利刃的丑恶形象。可是,这女鬼却不同,她不但不丑,而且美丽动人,脸蛋俊俏。
    其说虽荒诞不经,却也着实有人见过。曾有人作过这样一番描述:“......女鬼肌肤莹润,身材高挑,两腿浑圆,乳峰高耸,抹着口红,涂着眼影,举止优雅,谈吐动听。笑一笑,千般妩媚,动一动,万种风情”。
    这话出自一个住宿的单身男人之口。说是前不久,他在这儿要了一个单间。夜半时分,听到房门响动,打开床灯一看,一个绝色佳人婷婷的立于幽暗的灯光之下,紧接着一缕幽幽的清香钻入鼻孔。
    客人如梦如幻注目细看,那女子秋波微动顾盼生情,连衣纱裙,徐徐落地,一尊洁白柔嫩的玉雕便倒入在了他的怀里,于是,他便昏昏然飘飘然进入了太虚幻境。
    醒来,除了一丝脂粉余香之外,什么也没有。
    他怀疑是梦,可这梦却也太真实,他怀疑是暗娼,可是查一查,衣物钱财,一样没少。
    以后,又接连有了几个住宿的男人,均有同等奇遇。
    令人费解的是,凡有此奇遇者,或轻或重都要病一场,有的甚至致死,于是,宾馆闹鬼之说便不径而走。
    桃源宾馆闹鬼之说,在社会上造成了及其恶劣的影响,引起了市各级领导的重视,由于其间还牵涉到一起命案,市局便责令我们一大队限期侦破此案。
    队里的同事,一个个都踊跃请缨,但考虑到他们都已在这个市里工作时间太久,面孔太过熟悉,不利于侦察,从另一个角度考虑,我自从调到这里寸功未立,难以服众,最后,还是决定我亲自出马。
    队里同事见我接案心切,便和我开玩笑:
    “刘队!小心别让女鬼缠住了!”
    “放心!恐怕她还没这个胆量!”
    “你要和女鬼恋爱上就麻烦了!”
    我扔掉烟头,诡秘一笑:“恋爱上我就娶她做老婆!”
    “好!但愿我们能喝上你的喜酒!”
    说归说,笑归笑,我脑子里已经形成了一个切实可行的作战方案。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二
    下午六点左右,我换了便装,乘市内公交来到了桃源宾馆。
    此时已红日西坠玉兔东升。暮色把路旁的垂柳黄杨染得模模糊糊朦朦胧胧。
    走进宾馆的登记处,总台服务员向我投来了甜甜的笑,然后用柔润的声音问:
    “先生!住宿吗?”
    我点点头。
    “大房间?”
    “单间”
    服务员点开电脑商的登记表,查了查。
    “单间只剩下201了”。
    “201也行!”我装作一副无所谓的神情。
    只见她小嘴微微动了一下,不知还要说什么,却忙又把话咽进了肚里。
    “你想说什么?”
    “我是说.....”
    “这儿有鬼,是吗?”
    “你知道了?”
    “不错!”
    “知道为什么还要住这个房间?”
    “我想见见她!”
    “妈呀!.....”她惊得舌头都出来,半晌没有缩回去。
    她愣了一刻,低声说:“这可不是闹着玩的,我也只是个打工的,不想害你,要不你就换大房间,要不你就换家宾馆吧!要不!等出了事儿就晚了”。
    我看看她衣服上的胸牌,笑着说:
   “原来还是本家!呵呵!谢谢你的好意!可是我最喜欢鬼!”
    服务员刘慧似是怀疑我的精神不太正常,立刻用一样的眼光审视着我。
   “鬼是挺好玩的......”我越发装作神经失常的样子,“我是个作家,最喜欢听鬼故事,你能给我讲一下有关于这鬼的故事吗?”
    此刻,我自己都感觉我的神情装得及其天真,如一个孩子。
    刘慧被我缠得没有办法,只好答应说:“好吧!正好这会儿我也没什么事情,只是听完,到夜里做恶梦可别怪我!”
    接着,她便讲起了关于这只女鬼的故事。
    “半年前的一天早饭后,二楼服务员李香到201去整理房间,开门一看,吓得惊叫一声跑了出来,恰巧和经理撞个满怀。"冒失鬼"经理嗔了她一句。
    她想说什么,可有说不出来,经理见她脸色苍白神情惊惧,便问她看见了什么?
    愣了一刻,她才回过神来,哆哆嗦嗦地说,“201房间的客人死了”。“什么?”经理也是一惊,忙跑过去,推门一看,一个少女穿得整整齐齐直挺挺地躺在床上。经理忙打110报警后,又让人调出了201客人的资料:死者刘玉娟,平原市小吴乡人。
    最后,警方介入后,经调查,确系自杀,便联系其家人认领。
    女孩的母亲拖着唱歌般的声音哭着数落着走进宾馆,从她数落的那些言语里,我们意会出女孩的父亲给女孩儿订了一门亲事,女孩不同意,父女俩吵了几句嘴,女孩儿愤然出走。
    谁料,这父亲对女孩儿的出走无动于衷,没有出来寻找。该女感到亲情淡薄,又即将陷入自己不情愿的婚姻,在一种绝望的促使下,便喝药死了。
     我们推测:这女孩很自尊,不愿抛尸荒野,便选择了这个地方。事情过后,我们十来个服务员都想着要辞职,最后,经理给加了薪水,再说现在外面没有文凭啥的,想找份工作也不容易,就留了下来。
    “以后呢?”我问。
    “以后就开始闹鬼了!”
    “死得屈,冤魂不散?”我笑笑问。
    “我想是吧!”刘慧说,“时隔不久,便有一个时尚的红衣女子前来住宿。可她进来之后,就再也没有出来,闹鬼就是从这个时候开始的!”
    “照你说来,这时尚的红衣女子,一定就是那少女的鬼魂了!”
    “不错!”我们回忆一下,这女子和那自杀的女子差不多。”
    “嗯!这么说我更应该见见她?”
    “你说呢?”
    “嗯---”远处一声凄厉的尖叫,紧接着又一阵阴冷的风........
    “妈的!女鬼接我来了!”我骂了一句。刘慧打了个冷颤,哆哆嗦嗦地给我办理好手续,我接过证件,便向二楼走去。

 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未完待续

分享:
标签: 刑侦 灵异 小说 布衣书生 原创 | 收藏
百科的文章(含所附图片)系由网友上传,如果涉嫌侵权,请与客服联系,我们将按照法律之相关规定及时进行处理。如需转载,请注明来源于www.baike.com

本文行家向Ta提问

布衣书生石彦,笔名:布衣书生,1979年出生于河南省豫东平原,汉语言文学专业,本科学历,网络自由撰稿人,擅长情感历史性题材的各类散文,诗词,论文等短篇创作,文学网签约写手,累计发表文章大约400余篇,著有散文集《书生梦魇》《词评纳兰--西风多少恨,吹不散眉弯》中篇小说《小城警官刑侦手记》60万字长篇小说《官场隐私之终极偷窥》博物长篇小说《墨缘》。   工作之余,兼为新浪草根名博首页情感版块审稿博乐。

行家更新