精解纳兰词百科

广告

灵异刑侦档案之女鬼风流《三》

2012-04-28 15:01:04 本文行家:布衣书生

作家揉了揉惺忪的睡眼,便见一个婷婷的女子翩翩而至,一袭白色衣衫似从前朝走来,虽是光线暗淡,却仍依稀可见,那眉宇间透出一种秀美的灵气。

配图配图

    作家揉了揉惺忪的睡眼,便见一个婷婷的女子翩翩而至,一袭白色衣衫似从前朝走来,虽是光线暗淡,却仍依稀可见,那眉宇间透出一种秀美的灵气。
    作家又惊又喜,此种情形宛如令他进入了聊斋里的鬼怪幻境。

    “你是....?"
    女子微微笑。
    “你叫什么名字?为何走进我的房间?”
    “相逢何必曾相识?”

     女子顺口念出的一句诗词,博得了作家的好感。
    “你在这宾馆工作?”
    女子笑而不答。

    作家有些纳闷,又多了几分恐惧,“你到底想干什么?”
    “陪你玩玩!”女子说。
    此刻,她的脸颊红红的,作家看出她的眼睛像在喷火。

    作家认真地打量女子,只见她一抖肩膀,汗衫脱落,只剩两片粉红色的乳罩,乳罩边洁白细嫩的皮肤,玉一般晶莹。
    作家想:作为职业的需要,遇上这种事情也是幸运,于是,他便像欣赏一件艺术品似的细细品味。
    女子依旧在笑,笑得很妩媚。她一把撕掉乳罩,用手托着颤动着的乳房,肆虐的笑着问,“喜欢它吗?”

    作家有些冲动,又自责不该有这些下流的想法,于是,他便用被单把脸蒙了起来。
   “豁”地被单被掀去,女子将她的乳房贴在他的脸上。
   “暗娼!”作家马上得出一个判断。

    他用力推开女子,“马上给我滚出去”
    “不识好歹的东西!”
    女子便骂着,便用手指轻轻一弹。

    作家立刻嗅到一股奇异的香味。这香味儿将大脑熏得一片空白,使他浑身热血沸腾,欲火难耐。
    迷蒙中,他只觉得一片白云向自己飘来,覆盖在了他的身上,自已也随着白云起伏。
    如是者三四次,作家已精疲力尽,昏昏然沉入梦中。

    天亮时,女子已不知去向。
    作家回忆昨晚之事,又羞又愧,急忙退了房间,经理问时,他便将这情形告诉了他。
    这便是201房间闹鬼的开端。

   “类似的事情,以后还在发生?”
    “多着呢!”
    李香接着说,“又接连发生了几起!其实,有些不是我们的责任,我和阿慧都悄悄地把这的情况告诉了客人,有些人就像你一样,不听劝阻,有的人不信迷信,有的人好奇,有的人也许就是色鬼!”

    李香说着,瞥了我一眼。
    “看来我也是色鬼喽?”
    “这不是闹着玩儿的,说不定会送命!”

    “有那么严重?”
    “骗你干啥”
    接着,李香便介绍起前不久那个送命的色鬼。

              五猎艳者的悲剧

    “那天,午饭后,天热得发狂,恰恰又赶上供电局检修线路,由于停电,空调无法开放,待我打发走了一些提意见的客人后,便想休息一下。
    正当我要朦胧睡去时,值班室的门被忽然推开,紧接着,一个英俊的青年男子闯了进来,只见这男子一米七八的个头,身材魁梧笔直,剑眉下一双炯炯有神的大眼睛熠熠生辉。

    不怕你笑,说实话,他太有魅力了,是我喜欢的那种类型。
    “先生!你是几号房?”
    “201”

    我张大了眼睛,“你为什么要住这个房间?”
   “这房间档次高嘛!夜里还有女鬼侍候!”
    感觉这人还挺幽默,我对他便更有了好感。

   “你不怕?”
   “我想和她交个朋友!”
   “神经病!你为什么要这样?”

    当我正在后悔不该这样说话时,那男子闭上眼睛,像个私塾先生,摇头晃脑念出一段文绉绉的话来,“我在人间找不到知己,只好到鬼狐异类中去寻。”
    我乍一听,貌似在哪儿见过这样的话,但一时又记不起。

   “出了意外,你不后悔?”
   “绝不后悔!”
   “好吧!”我叹了口气。

    我实在不愿意把这美男子让给女鬼。转念想:他又不是你男朋友,你吃的哪门子醋?
    于是,我便不情愿的给他开了201房间的门。
    晚上,我装作清扫楼道,用耳朵附着门听,确信里面没有什么动静,就放心的走回了值班室。

    夜半时分,我想去看看女鬼来了没有,但又没有这个胆量,便只好作罢!
    第二天,我去整理房间,他还睡着。
    明知不经客人的允许,不能进去,可我不知怎么的老是担心他会出什么事情,便用钥匙打开了房间门。

    看到房间凌乱的样子,我便猜想,昨晚女鬼一定来过。我把桌上的果皮扫下,又倒掉了烟灰。朝床头瞥了一眼,看见一本厚厚的书翻卷着。
   《聂小倩》---一篇文章的题目,立刻跳入我的眼帘。唔---我恍然大悟,原来这家伙读聊斋读得入了迷,希望女鬼是聂小倩。

    此时,我才想到,他那文绉绉的一段话是出自《聊斋》的序言。想来他在爱情上一定受过什么挫折,以至于产生如此荒诞的想法。
    他翻个身,睁开朦胧的睡眼,对我瞅了瞅,忽然张开双臂来抱我,“亲爱的!”

    我机警地往后一闪,他扑了个空,倒在地上。
    我不怪他,我想,他一定是把我当作了女鬼。
    我扶她起来,看见他的鼻子在出血,我忙掏出手巾给他捂住鼻子,小手巾马上被洇成了红色。我扶他去卫生间用清水洗了洗,血才算是止住了。

    他痴痴地看了我一会儿,从衣服里拿出100元递给我,“不还意思,弄脏了你的手绢,给!你再去买一条吧!”
    我知道他心存感激,但我是不会接他这钱的。
    他见我再三推让,便又将钱放回了兜里,拉开皮包,拿出一方白绢制的小手巾来。

    展开,原是一幅以聊斋故事为题材的绘画,画上一个仕女,阔衣长带,云鬓高耸,神情凄然,若有所思。
    “这是王叔晖的真迹!”他说,“是爷爷留给我的。爷爷一生都在研究聊斋,和画家王叔晖是同学,毕业后,二十年没有见,偶而在一个学术研讨会上,他们相遇了。爷爷向他求画,王叔晖便赠给他两副聊斋小品。爷爷生前视之若命,临终前便传给了我。我是个典型的败家子,金钱财产视如粪土,我最需要的是情,送我一份情,比什么都珍贵,这两幅小画,我昨晚已送人一幅,这一幅就送与你吧!”

    我双手接过画,他欣慰地点点头。
    “哪一幅送给了女鬼?”我偶然想起,醋意顿生。
    “昨晚......她来了?”
    “不错!”

    他从皮包里掏出一个小型的DV,打开,屏幕上立刻映出一片新聊斋来。
    201房间。
    沙发,茶几,桌,椅,电视机,白色的床单......
    房间的布置显示一遍后,镜头便被固定了下来。

    男子伏在桌上读书,桌上的一盏清茶冒着袅袅的烟。
    特写:书卷上“聂小倩”三个字。
    男子叹了口气,“唉!女鬼若真像聂小倩就好了!”
    “我还不像吗?”一个女子的画外音。

    男子回头。
    只见房门轻启。
    一个娇艳的白衣女子娉婷走来,
    男子长大了眼睛“你是谁?”

    女子:“女鬼!”
    “啊!”男子一惊。
   “你不是想见我吗?”

   男子镇静了一下,“是啊!我盼你很久了!”
   男子张开双臂拥抱女鬼,女鬼乖滑地将身一闪。
   男子扑了个空。

   女鬼嘴角微笑着脱下了裙衫,一抹诱人的酥胸,令男子不能自禁,猛扑过去。
   女鬼将身一闪,男子倒在床上。
   床垫剧烈的颤动,轻和着女子畅心的呻吟,只见男子<此处略去二百三十四字节>

   我看得脸红耳热,羞涩满面:“快给我关掉它!”
   男子眯着眼睛,仿佛沉浸于一种梦境之中。
   “我看你别再住下去了!这样迟早会出事情的”我嗔着劝他。

   “不!我知道你是为我好,但我不能不住下去,为了她,也为了你....”男子痴情的说着,就要拉我的手。
   “你.....你.....你这只花心大萝卜不要命了?”
   “能在花下死,做鬼也风流!”

   “执迷不悟!”我愤怒地瞪了他一眼,转身走出了房间。
   “红颜知己!”
    我听他在我身后自言自语道。

    一星期过去了。我见他容颜一天天憔悴,脸色由红变白,由白变黄,由黄变青。
    白天在走廊里,有气无力地走来走去,夜晚就缩在屋里等待女鬼。我对他又怜又恨,便赌气不理他,他依旧搭讪着给我说话。

    “我虽然爱上了女鬼,你依旧是我的红颜知己!”
    我还是没理他太多,但又放不下他!
    每当我去收拾房间,看到那凌乱不堪的一幕,就想起DV里的场面,心就像被戳了一刀。

    整天为他担心,担心他终有一天被女鬼缠死,于是,还是想方设法地劝阻他,明知没有作用,还要劝,直到惹得他发火。

    俗语说,劝人不醒,不如一松,不过,话是这样说,我依旧牵肠挂肚。
    直到一天,我担心的事终于发生了……


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 未完待续……

分享:
标签: 文学 小说 刑侦 灵异 布衣书生 | 收藏
百科的文章(含所附图片)系由网友上传,如果涉嫌侵权,请与客服联系,我们将按照法律之相关规定及时进行处理。如需转载,请注明来源于www.baike.com
广告

本文行家向Ta提问

布衣书生石彦,笔名:布衣书生,1979年出生于河南省豫东平原,汉语言文学专业,本科学历,网络自由撰稿人,擅长情感历史性题材的各类散文,诗词,论文等短篇创作,文学网签约写手,累计发表文章大约400余篇,著有散文集《书生梦魇》《词评纳兰--西风多少恨,吹不散眉弯》中篇小说《小城警官刑侦手记》60万字长篇小说《官场隐私之终极偷窥》博物长篇小说《墨缘》。   工作之余,兼为新浪草根名博首页情感版块审稿博乐。

行家更新