精解纳兰词百科

广告

灵异刑侦档案之女鬼风流《四》

2012-04-29 09:47:01 本文行家:布衣书生

“这天一早,东城派出所就来人了。说是在我们宾馆住的一位客人死了。我的心一下子揪了起来,细一打听,果然是201房间的那位。 我头一懵,差点晕倒。

插图插图

   “这天一早,东城派出所就来人了。说是在我们宾馆住的一位客人死了。我的心一下子揪了起来,细一打听,果然是201房间的那位。
     我头一懵,差点晕倒。
    有关于他的死,有两种说法:
    一是说他走路走渴了,在路旁喝了一瓶冰镇冷饮,走到绿河滩上便死在了那里。
    一是说他走路走热了,跳到绿河里去洗澡,洗完澡刚穿好衣服,就倒在了沙滩上。
    人们见死了人,便打110报了警,后经法医检验,说是死于心脏病突发。
    什么心脏病突发?真正的原因我清楚---就是被那女鬼缠死的。 
    我没有参与人们的谈论,或许是因为他是我心中的白马王子,我不忍诽谤他。
    尽管我守口如瓶,还是有人猜到了这方面,以至于街头巷尾流传出若干个女鬼缠人的版本。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六
    李香真是一位善良的好姑娘。
    她讲完女鬼的故事,两眼注视着我,我看出那是一种期待的眼神,她期待我说不住了。
    可我偏没说,她一脸的无可奈何。
    一阵细细微微的响声,窗扇突然一晃闪开了。李香一惊,那神情仿若是看到了魔鬼。
    “你要是害怕,就先回去吧!”我说
    她说,“她要现身了!”
   “但愿能见到她!”我叹了口气.
   “唉!你固执起来,和那人一样,但愿你会有一个好的下场,既然劝不动你,那你就等着和她幽会吧!”
    李香嗔了一句,生气地走了。
    有李香陪着,我觉得时间很好打发,她一走,我便感到了孤独。
    翻了几页书,看不下去,伏在桌上写点什么吧,我想,把女鬼的故事整理一下也好,顺便日后将其故事纳入我欲写的《小城警官刑侦手记》里面。
    可是,此刻,大脑像一张白纸,不知从何写起。
    我原本就有点嗜酒的习惯,百无聊赖中,便拿出瓶酒,就着一袋花生米和一包牛肉干,慢慢地喝了起来,边喝边在想着降伏女鬼的方案与细节。
    顺手打开电视,动漫频道正在播放着《猫和老鼠》的经典卡通片。
    几口酒下肚,便想着我绝不能像影片里的那只猫一样,被她耍来耍去,现实生活中,猫逮了老鼠也不即刻吃掉,先逗着玩儿,等玩腻了,再动手。
    女鬼若来了,我不妨也给她玩一场猫逮老鼠的游戏。
   “踏踏!”门外一个脚步声,声音越来越响。
    也许是女鬼来了,我一跃从床上跳起来,一把拉开门,一个婷婷的女子,立在我的面前。
    “是你?”
   “唔!”
   不是女鬼,是李香。
   我有些失望。
   李香看我脸色不太好,大约感到很委屈,转脸走了回去。
   我怔了一刻,只好关上门,重新躺在床上,摁着手里的遥控器漫无目的的搜索着电视频道......
  “你也说聊斋,我也说聊斋......”
   彭丽媛那甜润的歌声从电视里缓缓飘来,一个省级卫视正在播放《聊斋》。
   说巧也巧,正好是《聂小倩》一节,我读过蒲留仙的这篇小说多次:宁采臣,鲁人。每对人言:女,色而已。亦有“爱情亦狗屎,谁踩谁倒霉”之狂论,语惊四座。聂小倩,十八岁上,便成了一个孤怜怜的女鬼,二人又共同演绎了一场人与鬼的凄美爱情。
   好吧!再温习一下故事的情节,学学和女鬼打交道的经验也好!
   “呜----啾!啾!”几声凄厉的音乐过后,一团火球,由小变大,打了个旋儿,悠然消失。
   残破的寺庙,灯光如豆。
   书生伏案读书。
   “咣当!”
   风刮开了窗户,书生转身又把窗户关上。
   书生又拿起来书卷。
   “宁公子....子....子.....!”
   一声空灵的叫声,幽远,回荡。
   书生转过脸,一个婷婷的女子,舞者长袖飘然而至。
   少女云鬓高挽,两眼顾盼含情,宛若二八佳丽。
   “哦!女鬼原来也可以这般漂亮!”我不由赞叹。
   凌晨十二点多钟,电视演完了。
   我并没有感觉这女鬼怎么可恶,反而觉得她异常可爱,显然,这是一个善良的女鬼,不知我今晚要会的女鬼,是不是也像聂小倩呢?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七女鬼现身
    或许是酒的度数太高,头有点晕晕的。
    “但愿我也能遇到小倩!”我自言自语说。
    “小倩等候多时了!”一个甜脆的声音。
    我转脸一看,房门不知什么时候开了。
    门口确是立着一个风华绝代的美女。显然这女子经过了一番认真的修饰。
    乌黑闪亮的秀发,瀑布般的从头顶泻向浑圆的香肩,描眉画眼,嘴唇还涂了一抹淡淡的红。一袭洁白的长裙,漫裹着骨感的躯体,乍看上去,还真与小倩有几分相似之处。
    她像一株盛开的牡丹,奢花而不庸俗,娇艳而不妖冶。
    其实,或许是职业的原因,我最讨厌女人修饰。
    每当我看见一个把嘴唇涂得像高原缺氧一样的女子,从我身边走过,我总要背过脸去。我总觉得这种修饰失去了自然的东西,淡淡妆,天然样儿,才是最美的。
    此刻,我才领悟,若能修饰得恰到好处,也是一种美。
    她朝我嫣然一笑,勾去了我的三魂七魄,或许,是酒精的作用,身上热辣辣的,我真想扑上去。
    可是,我不能,我有我的职责,一时不知该怎么办才好。
    “怎么?不欢迎吗?”
    “当然欢迎!”
    这时,我的意识,才开始流动。
    那女子也不客气,翩然坐在沙发上。
    我点了支烟,“你真是那女鬼?”
    女子微笑,没有做声。
    “我看你这鬼是人扮的吧!”
    “人也是鬼,鬼也是人,人和鬼都一样,何必分得那么清楚呢?”
    这话还蛮有哲理,从这句话,我似乎悟出了点什么,看来,今晚我要对付的就是这个角色了。
    “XXX死了,你知道吗?”我突然问。
    “这有什么奇怪?生了死,死了生,生死都一样!”
     她说得很平淡,也很轻松,像拉家常唠嗑。
     她挫败了我的“阴谋”。
     我心里犯嘀咕,说她是人,她神情麻木,说着鬼话;说她是鬼,眼前又是一个鲜活的形象。
     “无论是人是鬼,我都要摸清你的底细!”我心中暗想。
     “我知道,你对我很痴情。为了我,你辜负了服务员阿香的一番好意,为了我,你躺在床上难以入眠;为了我......”
     简直是未卜先知。除了鬼谁会有这超人的功能呢?我似乎有些真的相信世上有鬼了。
     我下意识地摸了一下手铐,又想,不能操之过急,弄不好打草惊蛇。
     “这也许就是缘分吧!”我说,“我明知你是鬼,却还想见你!”不过,说着,我故意将身子向外挪了挪,装作有点恐惧的样子。
     “你不用怕,你不是喜欢聂小倩吗?放心!我会像聂小倩一样善良的!”
     “其实,我早就来了,你上二楼,阿香便对你说我的坏话,到了这房间,她又揭我的老底。其实,XXX怎会是我害死的呢?是他自己不当心,才死去的....我被你的诚信所感动,要不,我不会现身的”。
     我吃了一惊,看这灵性,她确是一个鬼,要不,怎的对我的举动,那么的了解呢?
     她痴痴地注视着我这身疙瘩暴云般的肌肉,眼神出卖了她的欲望,或许得益于这么些年从警校到参加工作,我一直都有锻炼的习惯,这样的肌肉在我眼里,也并不觉得怎么美,也不知在别人眼里有何感觉?可有一点是老有人把我当做健美操运动员。
    她看我,我看她。
    她的脸红红的,她的眼光火辣辣的,似在喷火。
    她翩翩向我走来,身上散发着淡淡的香,香的令人感到舒服,香的醉人。
    她一转身,立在床边上,长长的发梢,从我脸上扫过,麻麻的。洁白的长裙滑落,露出洁白柔润的肌肤。
    我忽的感到一股异常的燥热,从下体弥漫开来,似倾闸的洪水,令人难以控制“不好!这女人身上的味道有问题!”
    我努力克制着我的情欲--此刻,我只有一个信念,无论如何,我都不能损害一名公安干警的形象,毁我一世清誉。
    我想立刻抓她,可是时机还不成熟。
    她用柔软的小手,在我身上抚来抚去,像无数只小虫子在周身轻轻地爬,爬得人心里奇痒。
    她把手伸进<此处略去约四百三十六字节>。
    她终于抑制不住了,我乘她意乱情迷之际,悄悄从枕头下摸出手铐,“咔”地锁在了她的手上,然后,又迅速将另一只锁在了自己的手脖上。
    “若是鬼,真有能耐你就化一阵风遁走吧!”
    “你想干什么?”她吃惊的大叫一声。
    “干什么你还不清楚?反正我没有兴趣陪你玩SM游戏。”
    我抑制着燥热的身体,掏出手枪放在桌上,又抄起手机,让在队里备勤的同事带辆车过来。
    李香也许是听到了响声,推门进来,忙把脸扭了过去。
   “这是怎么回事?”李香有点羞涩的问。
   “我把鬼捉住了!”我笑着说。
   “你是警察?”
   “不错!---你把衣服给她穿上!”
    我指指床上。
    李香颤颤惊惊地给她穿上衣服,女鬼低着头,用头发遮住眼,乖乖的跟我回了队里。
    此时,人们才确认这女子并非是鬼,而是人,一个活生生的人。
    那么,她为什么要装扮成女鬼呢?听了女鬼的供词,大家自然便会明白几分。

分享:
标签: 原创 文学 小说 刑侦 布衣书生 | 收藏
百科的文章(含所附图片)系由网友上传,如果涉嫌侵权,请与客服联系,我们将按照法律之相关规定及时进行处理。如需转载,请注明来源于www.baike.com
广告

本文行家向Ta提问

布衣书生石彦,笔名:布衣书生,1979年出生于河南省豫东平原,汉语言文学专业,本科学历,网络自由撰稿人,擅长情感历史性题材的各类散文,诗词,论文等短篇创作,文学网签约写手,累计发表文章大约400余篇,著有散文集《书生梦魇》《词评纳兰--西风多少恨,吹不散眉弯》中篇小说《小城警官刑侦手记》60万字长篇小说《官场隐私之终极偷窥》博物长篇小说《墨缘》。   工作之余,兼为新浪草根名博首页情感版块审稿博乐。

行家更新