精解纳兰词百科

广告

精解纳兰词-经声佛火两凄迷

2012-04-30 11:02:46 本文行家:布衣书生

或许,寒冷总是在孤独的时候最难以抵挡,一盏香薰小灯,弥散着幽幽的光,每每拥一襟萦怀的愁绪,于灯前独坐,便禁不住去回望那些经年的旧事,回望醉酒春睡,相偎相依的点滴……

美图美图

   或许,寒冷总是在孤独的时候最难以抵挡,一盏香薰小灯,弥散着幽幽的光,每每拥一襟萦怀的愁绪,于灯前独坐,便禁不住去回望那些经年的旧事,回望醉酒春睡,相偎相依的点滴……
   若干时光,总是习惯了在星月的微茫下,抓一把碎了心的文字,去祭奠那千余个醉我浮生的日子,祭奠于我生命中逝若惊鸿的你。
   柔弱的心肠,怎禁得住那些记忆的铁器,轮番不息的敲击?一汪清泪的眸子,每每抚过空空荡荡的房间,闭眼,是撕扯不断的回忆,睁眼,便是一帘永不停歇的雨。

   更深露重的夜,星月隐匿于墨色的云层,淡淡的薄雾,怀抱着朦朦的花影,此刻,星子有梦,月子有梦,而纳兰的梦呢?
   当初骨肉相牵的连理枝,比翼翅,终还是该开的开,该断的断了,能够留下的,除了切肤的痛,便是彻骨的冷,还有那醉梦深处的杳杳佳期。
   此刻,月已西南,落下了远处杨柳的梢头,雨婵呀!我的妻!我竟恍若又听到了你在我耳畔的私语,叮嘱我睡得不要太晚,此情此景真切如初,纳兰又怎能忘记?

   心花随灯花零落,落心落地成泥,当往事凝结在脚下,诸多面颊的泪痕,尽数被揉进了文字,我才惊讶的发现,有些心跳依旧静卧在记忆里,永不肯老去。
   你自绝尘而去,人间天上,徒留离恨几许?或许,当这悲怆的美,点缀了结局的扑朔迷离,梦里梦外,一支秃笔,又怎点得开宿命的谶语?
   冰冷的衣袂,沾染着隔世的轻尘,迷月的微光,颤抖着一簇花絮般的叹息,任咯血的杜鹃,夜夜悲啼,你我却仍隔着一季落英的距离。

    就这样吧!于天人永隔的悲伤中,相互怅望,在迷津的经声佛火里去况味,去体会一曲曲失魂的梵音下,那无边忧郁长满苍穹的凄迷。
   当一缕晚风中醉眼的星光,催开了经年隐痛的花蕾,那昔日菱花铜镜里不胜娇羞的姿态,依旧显影着一个背影的温柔,影影绰绰。
   夜若我心,在最弱的音符处断离,有关于你的记忆,越过隔世的门槛,一路滴血追来,此刻,纳兰竟不知是幻、是梦,还是自己本就没有睡去?

 

附:纳兰容若《望江南》原词:

挑灯坐,坐久忆年时。薄雾笼花娇欲泣,夜深微月下杨枝。催道太眠迟。
憔悴去,此恨有谁知。天上人间俱怅望,经声佛火两凄迷。未梦已先疑。

分享:
标签: 布衣书生 原创 解析 纳兰 情感 | 收藏
百科的文章(含所附图片)系由网友上传,如果涉嫌侵权,请与客服联系,我们将按照法律之相关规定及时进行处理。如需转载,请注明来源于www.baike.com
广告

本文行家向Ta提问

布衣书生石彦,笔名:布衣书生,1979年出生于河南省豫东平原,汉语言文学专业,本科学历,网络自由撰稿人,擅长情感历史性题材的各类散文,诗词,论文等短篇创作,文学网签约写手,累计发表文章大约400余篇,著有散文集《书生梦魇》《词评纳兰--西风多少恨,吹不散眉弯》中篇小说《小城警官刑侦手记》60万字长篇小说《官场隐私之终极偷窥》博物长篇小说《墨缘》。   工作之余,兼为新浪草根名博首页情感版块审稿博乐。

行家更新