精解纳兰词百科

广告

精解纳兰词--十一年前梦一场

2012-05-02 12:31:06 本文行家:布衣书生

深宵残更,消瘦的躯体,惦着脚步的轻盈,小心地行走在被遗恨与伤痛塞满的庭院里,任一缕牵引方向的风,将夜一次次地摇醒。

美图美图

            一

    深宵残更,消瘦的躯体,惦着脚步的轻盈,小心地行走在被遗恨与伤痛塞满的庭院里,任一缕牵引方向的风,将夜一次次地摇醒。
    割舍不断的往事,丝缕如烟,在我迷醉的思绪里反复辗转,幻情中,探寻属于你的微弱讯息,凝眸处,眼睑便是一场骤雨,将漆黑的尘世,于瞬间,凝固成一方仅供相思研磨的墨砚。
    或许,唯有以泪磨墨,抚琴而歌,在旧梦的边缘,写一首走失韵脚的残词,才可于醉梦深处,找回那个你曾给过我的春天。
            二

    谢娘哦!你当初别离时含愁的凄凄泪眼,含恨的声声哽咽,一如平仄不息的怨词,若干年来,一直惊扰着我未敢沉睡的莲田。
    当清泪盈眸,我便可看到一叶风雨中飘摇的小舟,依旧在旧梦的波涛上,颠簸着一个美丽的诺言。
    当高大的宫墙,暴虐的王权,撕碎了一纸婚约,割断了属于我们的纯美梦幻,当刻骨的相思,将绝美的身姿,精雕成我掌心一页婉约的词笺,我知道,我们彼此有太多的恨,或许,是恨时间太瘦,恨指缝太宽,或许。这种恨我们此生难言......
            三

     落红的心事,总会在黑暗中开放,在明媚中凋落,太多的时候,令我衣不胜寒,尘世的我,又怎能复原遗落在回廊草丛中,那些洇满昔时甜蜜的句点?
    此刻,不敢入梦的人,依旧行走在荒芜的庭院,不知这些碎落身后呜咽着的叹息,会不会惊扰了睡在雕花屋梁上的春燕?
    潺若流水的月华,倾泻在被岁月斑驳了的壁上,映出一墙银色的幽怨,被生离破碎的昨日温柔,于闪念间重现,只是纳兰却已分不清,那一朵摇曳的花朵上,是微寒的春露,还是你婆娑的泪眼?
            四

    当现实最冷的缄默,回复着宫墙内外,你我最深的凝望,箜篌的云台,奏响疼痛的悲歌,棒下散落的鸳鸯,注定此生没有明天。
    便唯将我的一缕幽思,化为缤纷的礼花,携着我火岩般焦灼的相思,绽放于沉默无言的九天。
    雨后的冷风,刺痛着我颤栗的骨骼,相思的渡口,我竟觅不到一楫摆渡彼岸的舟船。
   或许,十一年前的过往,只是一场绮丽的幻梦,一旦被外力击碎,便永难将其还原,一如随着四季轮转,迂回于天边的雁,生生世世也终难飞出南归北还的圈......

 

附:纳兰容若《采桑子》原词:

谢家庭院残更立,燕宿雕粱。月度银墙,不辨花丛那辨香?此情已自成追忆,零落鸳鸯。雨歇微凉,十一年前梦一场。

分享:
标签: 原创 文学 纳兰词 布衣书生 解析 | 收藏
百科的文章(含所附图片)系由网友上传,如果涉嫌侵权,请与客服联系,我们将按照法律之相关规定及时进行处理。如需转载,请注明来源于www.baike.com
广告

本文行家向Ta提问

布衣书生石彦,笔名:布衣书生,1979年出生于河南省豫东平原,汉语言文学专业,本科学历,网络自由撰稿人,擅长情感历史性题材的各类散文,诗词,论文等短篇创作,文学网签约写手,累计发表文章大约400余篇,著有散文集《书生梦魇》《词评纳兰--西风多少恨,吹不散眉弯》中篇小说《小城警官刑侦手记》60万字长篇小说《官场隐私之终极偷窥》博物长篇小说《墨缘》。   工作之余,兼为新浪草根名博首页情感版块审稿博乐。

行家更新