精解纳兰词百科

广告

精解纳兰词--谁与话长更?

2012-05-03 09:01:19 本文行家:布衣书生

当生死诀别的伤痛,驱动昏灯下的心绪,将无法言喻的缕缕孤寒,注入我灵魂的锁孔,昔时的一切,仅归于了梦的情节,那洇满血泪的相思,终未能化开那些冥冥中的注定。

美图美图

          一

   当生死诀别的伤痛,驱动昏灯下的心绪,将无法言喻的缕缕孤寒,注入我灵魂的锁孔,昔时的一切,仅归于了梦的情节,那洇满血泪的相思,终未能化开那些冥冥中的注定。
   你在我拭泪的刹那,垂下了今世的眉眼,将生命掩入一抔黄黄的土,凋零成野草凄凄的荒冢。
   孤寒的冷夜,我唯有独自回味着你那冷丽的眸影,将刺入胸膛的寒风,揽入我冷月迷朦的空城。
   雨蝉呀!宿命的迷梦下,于属于你的来世星空,必会有我今生凝视的眼睛。
   只因眷恋的枝头,那份憔悴下摇曳着的情痴,迷津的渡口,没有你,我便会摧毁所有摆渡的舟楫,拒绝那段载满叹息的回程!
          二

   红花映院,绿叶掩窗,玉漏数尽更长......
   簟纹灯影里,漫漫寒夜,独守那冰冷如铁的四壁,菱花铜镜里,我望不穿你梨花带雨的模样儿。
   凝眸处,唯有几只昔时的早雁初莺,依旧翩飞于那被泪雨淋湿的半笺残词上。
   当风里的残余,纠结起回忆的迷茫,唤醒沉眠的旧梦,牵出我绕指的柔肠,雨蝉呀!你可知道?你会占去我生命中多少凄美的诗行?
   夜空,梦一样深幽,于无息间,将心绪的洪流穿透,旧时缠绵的厮守,一如冷香缠绵的柔雾,令涌动的脉搏,洇满了痴情的絮语,凌乱着我一世一生的愁......
          三

   是轮回劫灰的苦难,燃烧了绝望的烈酒,让亘古的暗恨,化为灵魂中盈泪的红莲,于我凝愁的眉间,锁下一汪清澈的泉潭。
   多少个恨锁愁凝的夜晚,生命的暗淡,令我看不到冷月的暗示,听不到你尘世那端的召唤,唯有怀抱着一场碎玉的残痕,载着海市蜃楼的梦幻,将不息的思念,浸透猩红血泪的冰笺。
   雨蝉呀!阴阳两隔的隐约云端,当往事的枝叶,纵起前尘的烈火,燃烧出心境的荒凉,是否九天之上的你,也泊满了忧伤与高寒?
   风动漆灯,影摇画屏,剪出一室碎碎的月影,一如你那袅娜着芬芳的羽衣,伴着窗外醉眼的星,在一觞浊酒,一捧清泪中妙舞,纳兰真的忘却了,此刻的自己,是醒着还是在沉醉中……

 
附:纳兰容若《青衫湿(悼亡)》原词:

     近来无限伤心事,谁与话长更?从教分付,绿窗红泪,早雁初莺。   
     当时领略,而今断送,总负多情。忽疑君到,漆灯风飐,痴数春星。

分享:
标签: 文学 纳兰词 解析 布衣书生 原创 | 收藏
百科的文章(含所附图片)系由网友上传,如果涉嫌侵权,请与客服联系,我们将按照法律之相关规定及时进行处理。如需转载,请注明来源于www.baike.com
广告

本文行家向Ta提问

布衣书生石彦,笔名:布衣书生,1979年出生于河南省豫东平原,汉语言文学专业,本科学历,网络自由撰稿人,擅长情感历史性题材的各类散文,诗词,论文等短篇创作,文学网签约写手,累计发表文章大约400余篇,著有散文集《书生梦魇》《词评纳兰--西风多少恨,吹不散眉弯》中篇小说《小城警官刑侦手记》60万字长篇小说《官场隐私之终极偷窥》博物长篇小说《墨缘》。   工作之余,兼为新浪草根名博首页情感版块审稿博乐。

行家更新