精解纳兰词百科

广告

行家:布衣书生时间:2012年06月19日 是的,生命宛若蜉蝣,开谢皆如昙花,从最初的萌动,到盛绽的美艳,再从盛绽的美艳到败落的完寂,一个句点的完成,也只在弹指一瞬间。 …[详细]

行家:布衣书生时间:2012年05月03日 当生死诀别的伤痛,驱动昏灯下的心绪,将无法言喻的缕缕孤寒,注入我灵魂的锁孔,昔时的一切,仅归于了梦的情节,那洇满血泪的相思,终未能化开那些冥冥中的注定。 …[详细]

行家:布衣书生时间:2012年05月02日 深宵残更,消瘦的躯体,惦着脚步的轻盈,小心地行走在被遗恨与伤痛塞满的庭院里,任一缕牵引方向的风,将夜一次次地摇醒。 …[详细]

行家:布衣书生时间:2012年04月30日 黄褐的衰草,连绵着草原与群山,或许,也在连绵着那些你总也望不尽的远方,雁字排排入阵,愁绪点点成行,云儿依旧高高,紧贴着南归的翅膀,似是在向经年相伴的老友,唼喋着离别的痛伤。…[详细]

行家:布衣书生时间:2012年04月30日 或许,寒冷总是在孤独的时候最难以抵挡,一盏香薰小灯,弥散着幽幽的光,每每拥一襟萦怀的愁绪,于灯前独坐,便禁不住去回望那些经年的旧事,回望醉酒春睡,相偎相依的点滴…… …[详细]

行家:布衣书生时间:2012年04月29日 “这天一早,东城派出所就来人了。说是在我们宾馆住的一位客人死了。我的心一下子揪了起来,细一打听,果然是201房间的那位。 我头一懵,差点晕倒。…[详细]

行家:布衣书生时间:2012年04月28日 作家揉了揉惺忪的睡眼,便见一个婷婷的女子翩翩而至,一袭白色衣衫似从前朝走来,虽是光线暗淡,却仍依稀可见,那眉宇间透出一种秀美的灵气。 …[详细]

行家:布衣书生时间:2012年04月26日 7.16命案告破不久,我便被调到了平原市局刑警支队一大队担任大队长,支队下设:综合科、一大队(重案侦查大队)、二大队(串并案侦查大队)、三大队〔刑事技术大队〕、四大队(特情大队)、五大队(情报大队)、六大队(交办大队)。…[详细]

行家:布衣书生时间:2012年04月25日 向市局领导及专案组汇报完案情的进展情况,已是晚上八点多钟,或许是限期破案令我压力太大,再加上这几日劳累过度,脑袋时不时的总要眩晕一会儿。 我吃点药,便躺在了办公室的长沙发上,可翻来覆去的,却怎么也睡不着。刚闭上眼睛,就仿佛看到一个冤魂在向我哭诉。 …[详细]

行家:布衣书生时间:2012年04月23日 四个小时以后,王晶晶站在了我的面前。这是一个适值妙龄的青春少女,从长相看,她似乎与朱少华没有什么血缘关系。皮肤细腻白嫩,头发柔顺色彩褐红,看见她很容易令人想起港台某位当红的名歌星。只有这蒜头般的鼻子和朱少华有几分相仿。 …[详细]

行家:布衣书生时间:2012年04月22日 又是一个暮春时节,又是那座西城水驿,杨柳细枝,依旧轻点着碧碧的水面,蓝的天,白的云,绿的水,宛如一轴诗意的丹青,被一双凌空垂下的大手,将其皴染得淡淡浓浓。 …[详细]

行家:布衣书生时间:2012年04月22日 此时的北方,仍是料峭的寒,唯有枝头萌动的些许春意,尚可令我于绵绵不尽的忧郁中,蹒跚行吟,撑纸为渡,以文字的长篙,将一幕幕迷失风化的场景,轻轻敲点。 …[详细]

行家:布衣书生时间:2012年04月22日 只因当初一鼓绝世的音弦,只因一曲惊艳的飞天,便有了这生生世世难以诉尽的尘缘,朝朝暮暮扯不断的牵绊…… …[详细]

行家:布衣书生时间:2012年04月19日 深宵绣帏梦亦绝,墨点冷烟一片月,金飞玉走冰轮起,樽前灯下愁不歇。叹离别,肠成结,谁人宛立小红亭?风度处,疑似伊颜又现,眉锁春愁,忍望几许落花雪?…[详细]

行家:布衣书生时间:2012年04月18日 浩渺的红尘中,是谁撑一叶扁舟,穿梭于时光的夹缝?任一帘唯美婉约的梦魇,静卧于洁净的莲田。 …[详细]

行家:布衣书生时间:2012年04月17日 夜,还是那般沉寂的夜,月,亦复是那轮照彻过经年的月,只是此刻你听不到潮涨的江水,寻不到那翼传说中能够千里传情的鱼雁。 …[详细]

行家:布衣书生时间:2012年04月17日 酒醉癫狂的晚上,一弯消瘦的冷月,舞动凛冽的寒风,跳跃于庭院的画墙...... …[详细]

行家:布衣书生时间:2012年04月15日 不知是纸鸢下奔跑的笑声,点燃了喊春的炮仗;还是因了那片碾过塞北江南的春汛月光,以风般的柔指,唤醒了骚动的春泥?令暮冬下点点残喘的梅瓣,次第纳入了大地的手掌。。。 …[详细]

行家:布衣书生时间:2012年04月15日 一场灵性的春雨,平平稳稳地下着,不紧不慢,无增无减,雨丝细细密密,如丝如织,宛如绣娘手中的针线,又似琴女纤指下轻盈柔和的筝弦…… …[详细]

行家:布衣书生时间:2012年04月12日 当黄昏鸦群的翅膀,掩去了最后一抹如血的残阳,江南的庭院里,是谁家女子盈满怀愁绪幽幽而立?那含泪的双眸,还在向着江北的北方,痴痴地凝望? 如水的夜色,终还是消褪不了疼痛的过往,一如清冷的月光洗涤不去,暮春风中那些落花的感伤。…[详细]