精解纳兰词百科

广告

行家:布衣书生时间:2012年06月19日 是的,生命宛若蜉蝣,开谢皆如昙花,从最初的萌动,到盛绽的美艳,再从盛绽的美艳到败落的完寂,一个句点的完成,也只在弹指一瞬间。 …[详细]

行家:布衣书生时间:2012年05月03日 当生死诀别的伤痛,驱动昏灯下的心绪,将无法言喻的缕缕孤寒,注入我灵魂的锁孔,昔时的一切,仅归于了梦的情节,那洇满血泪的相思,终未能化开那些冥冥中的注定。 …[详细]

行家:布衣书生时间:2012年05月02日 深宵残更,消瘦的躯体,惦着脚步的轻盈,小心地行走在被遗恨与伤痛塞满的庭院里,任一缕牵引方向的风,将夜一次次地摇醒。 …[详细]

行家:布衣书生时间:2012年04月30日 黄褐的衰草,连绵着草原与群山,或许,也在连绵着那些你总也望不尽的远方,雁字排排入阵,愁绪点点成行,云儿依旧高高,紧贴着南归的翅膀,似是在向经年相伴的老友,唼喋着离别的痛伤。…[详细]

行家:布衣书生时间:2012年04月30日 或许,寒冷总是在孤独的时候最难以抵挡,一盏香薰小灯,弥散着幽幽的光,每每拥一襟萦怀的愁绪,于灯前独坐,便禁不住去回望那些经年的旧事,回望醉酒春睡,相偎相依的点滴…… …[详细]

行家:布衣书生时间:2012年04月19日 深宵绣帏梦亦绝,墨点冷烟一片月,金飞玉走冰轮起,樽前灯下愁不歇。叹离别,肠成结,谁人宛立小红亭?风度处,疑似伊颜又现,眉锁春愁,忍望几许落花雪?…[详细]

行家:布衣书生时间:2012年04月12日 当黄昏鸦群的翅膀,掩去了最后一抹如血的残阳,江南的庭院里,是谁家女子盈满怀愁绪幽幽而立?那含泪的双眸,还在向着江北的北方,痴痴地凝望? 如水的夜色,终还是消褪不了疼痛的过往,一如清冷的月光洗涤不去,暮春风中那些落花的感伤。…[详细]

行家:布衣书生时间:2012年04月11日 缕缕冷冷的夜风,吹动了我的衣袖,扬起了我的哀愁;那冰清的月子,终还是跌入清澈的水中,宛如世间这孤单的人儿,他步着唯美而又伤感的音律,独自畅饮着孤寒的酒! …[详细]

行家:布衣书生时间:2012年04月10日 碎碎的马蹄,在离离的青草上缓缓踏过,依依的绿杨,依旧在浅浅的河床边,低吟着别离的歌,你隐忍着几多痛切的相思,纵马缓行,任由那些个永逝的记忆,荡涤着你疼痛的心魄! …[详细]

行家:布衣书生时间:2012年04月07日 当相思的烟云,零乱了摇曳的风灯,梦中的鸽哨,惊醒了半帘幽幽的残梦,一身流锦的人儿,怎还依旧在遥远的塞上边城,形单影只的孑然伫立? …[详细]

行家:布衣书生时间:2012年04月02日 江南暮春的黄昏,谁家紧掩的柴扉里,料峭的寒风,踏出落花的声响,任点点细雨,打湿粉粉的花瓣,惹出一径落英的伤? …[详细]

行家:布衣书生时间:2012年03月31日 当那场红尘风月,宛如一树雪白的梨花,在突如其来的一场春雨中,零落于你不及回首的刹那,宿命的无望,便举起了属于孤独的旗幡,将一帘幻梦的合欢,化为句句伤情的谶语:“那枚本长着美幻之梦的种子,于你纳兰生命的春天里,从此,不再萌芽。” …[详细]

行家:布衣书生时间:2012年03月30日 今夜,凄迷的夜雨,依旧平仄起亘古不变的声色,撩拨着萧瑟的枝条上,那些残余的数片黄叶,于冷冷的寒夜,摇出一曲曲悲沧的歌。 离开你的日子,失去了赖以依偎取暖的温情,眉弯下凝愁的眸光,纵是寻遍天涯,也难以觅得一溪温柔之水,能够将我蒙尘的倦心,轻轻洗濯。 凌乱的心绪,宛如庭院深处,风雨中摇曳的那一篱淡淡的黄花,败落的哀怨中,于孤寂的尘世,独守着似花非花的苦涩。 …[详细]

行家:布衣书生时间:2012年02月29日 若干年来,一次次的扈驾出行,一次次地行走塞外,别离的愁绪,天人永隔的绝望与悲伤,令我从来不曾贪恋,那些个大漠的雄浑壮景,纵是戈壁峰岚的流云霞光,也只会让我平添几分莫名的惆怅…… …[详细]

行家:布衣书生时间:2012年02月25日 当弥天的星子,躲过暗夜浮动的流云,化为偷窥我孤单的眼睛,尘世的寒夜,那平仄着相思的冰笺上,便会洇满思念的冰冷。…[详细]

行家:布衣书生时间:2012年02月25日 轻合上泛黄的古卷,吹熄了摇曳的灯盏,缓缓走出行帐,漫步在塞上苍茫的雪野,那遥远而平静的孤寂,令你凝视的眸光,遍寻不到哪怕是一剪寒梅的馨香。…[详细]

行家:布衣书生时间:2012年02月25日 或许,当一场红尘风月散尽,秋雨中,那抹悄然远逝的背影,那叶渐渐淡离的小舟,在你心里便做成经年难消的愁,若干年来,使你总是不敢聆听淅淅沥沥的檐雨,只怕在尘世的眼睛,望不穿这一场场夜雨的深幽………[详细]

行家:布衣书生时间:2012年02月17日 泪,不言不语,洗涤着被烛光漂白的心事;几枝冷梅的疏影,叠落在翻开的书卷上,悄无声息。今夜,相思如琴声般古老,任由这一弯玉钩,将难释的心绪轻轻钓起。 窗外,寒枝上的梅瓣凝着霜华,高高低低,辨不出一丝粉红的色彩;灯前,除却一袭胜雪的白衣,剩下的,便唯有这具薄如素笺的躯体。…[详细]

行家:布衣书生时间:2012年02月11日 当凌乱的心绪,在上元节的月光里散落,那一场被并入流年的情事,宛如光阴的沙漠中,那些掩埋着情感的流沙,当一缕微风,于你最不经意间,卷起往事的袖口,那缠绵而又细腻的相思,那遥远而又绮丽的脸颊,你也便唯有在心的最深处,精心地浅浅刻画………[详细]

行家:布衣书生时间:2012年02月11日 如血的残阳,妆点着塞外的黄昏,窗外,院内枯落的梅瓣,于不安的心绪下,最终还是归于了泥土,似在等待与静默的瞬间,倾其最后一点精魂,凝聚一片芳香的赞叹,企图能够丰满那早已瘦了的花香路。 当日落的沉默,拉着一缕忧郁的晚风,穿过半掩的窗子,在帘勾上翩翩独舞,不远处的城头上,那呜咽的号角却在跌宕着伤情的音符?…[详细]